撰稿、攝影/黃婉婷

兩年前初讀《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是人生走到某個「坎站」的時候。

那是十一月,同儕陸續步入職場,展開新的人生體驗。錯過六月求職旺季的我,仍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徘徊,為圓記者夢,自主採訪寫作月餘,媒體面試機會卻杳無音訊,不由得懷疑起自己:這樣的堅持到底有沒有意義?

就在那時,我遇見《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這本書,記錄出版人陳夏民創業開出版社歷程的心酸血淚。我看到一個熱血的出版人,如何為自己信仰的價值,努力突破自身及環境的限制,為書發聲。我被這樣的精神深深打動:我有這般勇敢及努力,捍衛自己的信仰與價值嗎?序文中的這句「我用出版對抗世界,你呢?」,更讓我反思自己的定位,以及面對世界的態度。這本書給了當時的我很大的力量與勇氣,再為自己的夢想堅持下去;後來,我如願獲得面試機會,成為記者!

飛踢,醜哭,白鼻毛》不僅帶給在夢想與現實中徘徊的人逐夢的勇氣,也可視為創業參考指南,作者陳夏民開出版社的歷程,包括找定位 、夥伴、設定目標客群及開發潛在客群、產品包裝行銷等諸多實用技巧;更可視為操作指南,實際操作。此外,書中透露許多潛藏於書的小秘密,包含封面設計、推薦人組合、書腰文案、作者簡介、前折口下方封面設計師的名字等等,讓喜愛閱讀或對出版好奇的人下一次逛書店時,多留意新書平台的陳列,並拿起書多看幾眼,進一步思考書籍的定位及目標客群。

圓了記者夢的兩年後,我再度遇見陳夏民──不是透過閱讀,而是訪問。

用出版對抗世界

你在自序中提到:用出版對抗世界,為何是「出版」?對抗是很重的詞,怎麼會用「對抗」?

對我來講,跟世界最有效的溝通方式是出版。透過出版,可以把我想說的話、想傳達的理念、傳遞出去,所以企圖用出版,改變這個世界 ,我的作家身份,也是出版才有的。

「對抗」──因為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是會整個傾壓在你身上,有時無力舉起,出版就可以是個施力點,把強加在身上、不喜歡的價值觀輕輕抬起,讓有相同或類似處境的人,可以稍稍喘口氣。 出版也是種借力使力,舉例來說,《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是種方式,收錄出版能運用於生活上的技能,把可以對抗世界的小撇步收錄進去,如第一章談閱讀,身處在週遭的資訊都是經過編輯的世界,許多東西都是假的,如果閱讀能力是成熟的,被騙的機會就會減少,所以這章告訴大家,要反其道而行,辨識虛假的資訊,對抗被編輯過的世界。

站在世界對立面的勇氣哪裡來的?

那不是勇氣,而是個選擇,決定了就開始做了!當別人知道你在做,就沒有回頭路了,只能逼自己走到極致,試問:創業的人,未必有勇氣,很多時候是逼不得,不小心選擇到,被逼著往下做。勇氣倒還好,光是要好好活著,就是件需要勇氣的事。只不過剛好我在做,理想性高些。

「出版形塑你過去與未來的樣貌」,這句話怎麼說呢?

當初因為愛書而踏入出版,後因做獨立出版而被許多人認識,陳夏民三個字跟獨立出版分不開,既然分不開,就試著與它和平共處,所以說形塑過去與未來。

從何時懷抱出版的夢想?

兒時的夢想是想要有一台影印機,用影印機來印喜歡的東西,自己編輯成雜誌或小書,這是最早與出版有關的夢想。長大後對影印機的依賴沒有那麼深,但這可以說是生命中第一次與出版這個夢想有交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