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又想吃了!」轉頭對十名廚子道:「做霞舒尼克」!十名廚子應道:「得令!」 完整文章
2016 年 2 月 4 日下午五點四十六分立春,讓人不禁想起《農民曆》這本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兒。雖然最後一頁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中,誤食「沾上『守宮』屎尿的米飯而中毒」要服食「地漿水」解毒一事,在現代醫學眼中已經被打上個大問號,不過在四季如春的寶島臺灣沒什麼感覺的「二十四節氣」,在四季分明的俄羅斯,尤其是遠東地區的濱海省(Primorsk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