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記憶時常參雜五感的各種交織組合,以及矛盾的情感,例如母親在家中廚房不假掩飾的指令,「把雞的皮剝掉,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我,把大蒜搗碎!」美食作家菈奧(Tejal Rao)如此形容:「祈使語氣(imperative mood)的粗魯可以是親密的。」 菈奧是《紐約時報》的專欄美食作家與評論家,近日在專欄發表的文章〈閱讀食譜的樂趣〉(The Joy of Reading Abou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