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湯英伸FB專頁

「《人間雜誌》賦予了湯英伸案一個意義[註],那是我們第一次探索什麼是『惡』,什麼是『罪』,第一次願意跨越道德評價,去聆聽與理解,第一次以動態的社會過程去理解一樁暴力犯罪的前因後果。湯英伸是以《人間雜誌》所描繪的模樣被記憶的……」──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1986年初,鄒族18歲青年湯英伸從嘉義師專辦理休學後,獨自前往台北謀職。他在報上看到一則徵人廣告,寫著:「天祥西餐廳,免經驗,每月一萬五千,小費多,工作輕鬆。」應徵後才發現那是一間求職介紹所,受騙的他被介紹到一家洗衣店工作,日薪500,需付介紹費1000元。

然而,他後來才知道介紹費是3500元,洗衣店老闆幫他付了餘額,加上來回的計程車資全視為湯英伸「欠」他的。往後的八天,湯英伸一天工作17小時,日薪200,每日超時工作的疲憊身軀,睡在僅用一塊布簾和一張板架隔出的灰暗角落,當他想要辭職回家時,老闆扣留了他的身分證,並說「番仔!你只會破壞我的生意。」

1月15日晚上,老闆將睡夢中的湯英伸搖醒命他工作,他的不滿終於爆發,情緒失控下殺害了老闆一家三口。湯英伸犯案後前往警局自首,因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定讞,1987年5月15日執行槍決,成為台灣最年輕的死刑犯。

湯英伸案曝露了原住民長久以來的結構弱勢,也讓社會各界進一步檢視,由國家機器代為裁決人民生命的現行體制,究竟伸張了誰的正義?

[註]湯英伸系列報導刊於《人間雜誌》1987年6月號。

百年千書,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www.facebook.com/1000ebooks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