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國姓爺的寶藏
立即試讀

有的歷史或武俠小說,會讓死去的人物復活──應該說,以為已經死掉的人,只是詐死,隱姓埋名,正在某地方好好活著,過著另一種生活。

我喜歡這種情節安排,像金庸《雪山飛狐》,「闖王」李自成沒死,為逃避追殺而假死,出家為僧,但也因此引出幾代恩怨,這恩怨情仇便構成小說主體。又像24歲就死於天花的順治皇帝,滿清入關後的第一位皇帝,金庸《鹿鼎記》採用稗官野史的記載,讓他稱病裝死,出家當和尚。

在《國姓爺的寶藏》,並沒有人死去活來,而是無中生有。含冤而死的鄭克臧(「臧」下一個「土」,電腦打不出來,以「臧」代替)竟有遺腹子。鄭克臧遇害,夫人投井自盡,在自盡前,生下胎兒,在鄭氏王朝降清之後,成為反清復明的象徵寄寓。不過這個小孩並未起太大作用,因為小說的歷史/武俠部分,次章起便轉向了,背景由古裝變成時裝,邁入2007年,尋寶任務開始。此後收起刀劍,改出拳腳,武打場面不少,也描繪得很精彩,但畢竟已脫離了武俠小說的調子。

《國姓爺的寶藏》結合了歷史、武俠、推理、尋寶等戲劇元素,是一本複合式的,難以歸類的長篇小說。蘇上豪是外科醫師,在科普散文集《開膛史》裡,他旁徵博引,展現刀筆合一的功力,而此部小說是他登記有案的第一本著作,出入於文史掌故之間,完全沒有醫師的影子,這更厲害。

若只在網路書店或電子書平台試閱第一部分「前言」,你會以為這是「台灣歷史概論」之類的書。續看第二部分的「序曲」,腎上素激增,熟悉的武俠小說味道出現了,刀光劍影,高來高去,尤其參徹禪師與施琅的爪牙對陣那一段,禪師以108顆血藤子串成的念珠代劍,念珠摩擦生熱,燙如火焰,直向敵人使去,幾乎確定這是武俠了。(也許蘇上豪可認真考慮寫一部武俠小說。)

或許是有感於成長求學路途中,學校所學的並未與本土的文化、歷史、地理結合,有一天震驚發現,課本裡的台灣竟然空白一片。睜開好奇之眼,展開啟蒙之心,蘇上豪補讀台灣文史之餘,決定寫出台灣版的《國家寶藏》,便把台灣文史,夾帶在小說裡。《國姓爺的寶藏》透過導覽、歷史學者之口,或介紹台南美食、古蹟與台灣文史,或講解台灣歷史與政治的糾葛,再加上作者於各章之後詳盡的註解,讀小說兼具汲取知識的樂趣。讀者若僅抱持純粹閱讀類型小說的心態,但求過癮、懸疑、緊湊、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則不免覺得這部分章節有鬆散乏力之憾。

然而從另一角度看,這樣安排,卻有調節功能,在各路人馬明爭暗鬥故事的敘述主線中,調整呼吸節奏,鬆緊快緩。唯假使顧及讀者口味或書籍銷售,可以考慮的是,把這些與劇情推進較為無關的細節分散開來,安插多處,不要集中於連續幾頁。

在通俗閱讀中獲得知識,一向是我的最愛,因此這本書我看得津津有味。而另一個閱讀樂趣在於作者虛實相生的寫作方式,上網搜尋,可查到書中不少人物與事件俱屬真實,有的角色真有其人,連名帶姓不改,有的事件真有其事,登錄於新聞報導與歷史裡。當然也有想像虛構,真真假假,想必作者在敲鍵盤中過足寫作之癮。

真要挑剔,恐怕還是故事本身。尋寶解謎,到最後真相大白,線條平了點,不夠扣人心弦,和小說一開始觀音寺夜戰、托孤的緊張感,以及相隨而生的期待值相比,略有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