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
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在我的雙掌間如硬幣燃燒。

在你熟知的我的哀傷中
我憶及了你,靈魂肅斂。

彼時,你在哪裡呢?
那裡還有些什麼人?
說些什麼?
為什麼當我哀傷且感覺到你遠離時,
全部的愛會突如其然的來臨呢?

暮色中如常發生的,
書本掉落了下來,
我的披肩像受傷的小狗踡躺在腳邊。

總是如此,
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你總是藉黃昏隱沒。」──聶魯達(Neruda),〈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以情詩獨領風騷的智利詩人聶魯達, 20 歲即出版讓他聲名大噪的成名作《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此作品被譽為拉丁美洲第一批真正的現代情詩。

1939 年,西班牙內戰爆發,聶魯達的好友西班牙詩人洛爾卡,因反對法西斯主義叛軍而慘遭殺害,這件事促使他致力投身民主運動。他 41 歲當選國會議員,因公開抨擊被右翼極端分子控制的智利政府,被驅逐出國,晚年在義大利海邊小鎮度過餘生。1995 年上映的義大利電影《郵差》( Il Postino),即以聶魯達為故事主角,描述他流亡義大利時,與當地郵差亦師亦友的情誼。

政治與愛情,是聶魯達生命裡唯二不可或缺的元素。這位 1971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曾這麼寫道:「我是田園詩人,本該留在這裡,而不去城市的街巷。但義務和愛情,是我的兩隻翅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