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Avatar

eva

文/漫遊者文化編輯部

第一次看完《獵豹》,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句話。這是哈利的父親在病榻上傾訴對兒子的愛時說的。很多警探小說、偵探小說、犯罪小說,尤其是反映現實的冷硬派作品,書中的主角常常得面對內心的掙扎、道德的抉擇、人性的考驗,而我們之所以喜歡那些角色,就是因為就算他們滿身缺點、老是自我懷疑、會恐懼害怕,但始終沒有失去承擔與面對的勇氣,沒有放棄內心的某些原則和堅持。

奈斯博花了一年半寫完《獵豹》第一版,但自覺不夠好,又花了一年時間重新改寫,除了給讀者一個比之前作品更加精彩複雜的犯罪謎團外,也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暨脆弱孤獨又勇敢堅強的主角。邁入40歲的哈利,誠如某位國外書評所言,「他始終都沒有成熟世故,永遠沉迷於酒精,在私人事務上毫不可靠」。連憤世嫉俗的馬羅都抱得美嬌娘,馬修.史卡德也戒酒多年、有個相知相惜的伊蓮,派崔克和安琪歷經風風雨雨也結婚生女,哈利卻仍在跟自己的酒癮奮戰,仍然無法和摯愛的蘿凱相守。

本書原本的挪威文書名是Panserhjerte,意思是盔甲心,一則指的是凶手將恨意隱藏在包覆一層盔甲的心中;一則指的是肉體與心靈都傷痕累累的哈利,在故事最後希望自己能擁有一顆穿了盔甲的心。有時忍不住會想,不知道奈斯博還要給哈利多少考驗,要讓他受多少折磨?相信這系列的書迷讀者,都希望這個疲憊的靈魂,最終不是獲得一顆冷冰冰的盔甲心,而是一個能讓他獲得撫慰、放心棲身的避風港吧。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07》,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