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文/果子離

聽你說愛的選擇,要不要愛?愛哪一個?聽你說起現在的徬徨,以及未來的惶然,怕放手以後勾不到臂彎,像空空蕩蕩的袖子,少了什麼。

我想起七等生《思慕微微》裡一句話:「愛什麼樣的人不是頂重要,而是培養愛人的心靈,這顆心靈會知道愛什麼樣的人。」

七等生的情書(或情書體散文),實在講,寫不太好,這樣很難追到女生吧。或許他只是借討論愛情抒發人生觀點。不過我同意他這句話,就像免疫力和身體健康的關係──我們不能隔絕病毒,可以做的,只是讓病毒無法侵入,或者被侵入後把它擊退。

畢竟愛情這東西太複雜。誰明白?當羅大佑說「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正表示他不明白愛情。明白了,不會問「永遠是什麼?」

愛難純,所以愛難存。

或者說,愛本來很純,卻被複雜的人心給弄雜了。所以講到這話題常常沒有標準答案,人人有他的經驗與看法,也因此活到一百歲還是可以談戀愛,不能談戀愛的,也可以談論愛情。

當我們討論愛情,得不到標準答案。只知道這東西很奇怪,有時讓人懦怯,有時給人勇氣;有時讓人快樂,有時給人苦痛。為了它,有人橫衝直撞,有人猶豫徬徨;有人茅塞頓開,有人痴痴呆呆。平平是愛情,卻會得到背反的結果,不同的感受。

愛情,每個人都懂,也都不懂。大多數人都有大大小小的經驗,但始終不明白,如迷霧層層,撥雲也見不到日。玄之又玄,旋之又旋,眩之又眩。唉喲喂呀。

愛情最好像《哥林多前書》說的,愛是不嫉妒,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那麼純淨簡約。

偏偏不是。

最近在看許邦妮《不良主婦之愛情食療》。她誠實的戳破一些假相,提醒讀者,當愛情跑掉的時候,面對它,接受它,不要自欺欺人了,否則只會傷到自己。

許邦妮說:「多數的分手都是這樣,不要了就是不要了。」「當一個人不愛你的時候就是不愛你了,任憑你千呼萬喚死了三百次他還是不會回頭。」

殘酷,卻不得不承受,因為唯有承受才能走出下一步。她又期許天下失戀男女,不要讓自己受傷太深:「你把傷心放在心裡,那些原本該撞上門的快樂都你關在門外。」這話語重心長。

多數人可能知道,但知易行難,所以仍陷溺在悲傷裡。或許只是因為不相信,再多統計,他也不信,僥倖認為自己會是例外的那一小撮百分比,苦守寒窯再多年也能盼到身騎白馬的那個人回來。

只是我覺得,回到你先前的選擇問題。套羅智成詩句,在3出現之前你只好選擇1或2,但選對選錯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像許邦妮說的:「相愛其實就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這也是她愛與婚姻看多了所發生的感嘆。很多案例是1+1小於2,因為沒有了自我,尤其婚後,配合對方,自我的社交圈都沒了。「很多人在談了戀愛步入家庭後,沒了朋友沒了社交沒了嗜好沒了自己。」作者嘆道。

你自己看著辦吧。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