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亞《安靜的煙火》新書發表

愛亞《安靜的煙火》新書發表

整理、撰文/劉芷妤

安靜的煙火
立即試讀

寫作三十餘年,出版過無數膾炙人口的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極短篇與散文,近年致力於飲食與旅行寫作的愛亞老師,雖然素手妙筆寫盡人間情仇,卻始終保持著少女般純真好奇的心,對於各有擅場的傳統紙本書和新秀電子書,都抱持著同樣的熱情。

於是,從今年國際書展開始,就趁著新作《安靜的煙火》電子書搶先上架、紙本書還在慢火細熬的這個微妙時間點,以Readmoo的第一場書展講座,與「買電子書送紙本書」的現場優惠,與我們一起踏上電子書的奇幻旅程。

講座還沒開始,愛亞老師已經從Readmoo所在的《讀字部落》攤位開始愛的抱抱,老朋友、老讀者、老學生、老粉絲,還有許多第一次見面的「臉友」……就這麼一路抱到講座所在的主題廣場「紅沙龍」,在此同時,愛亞老師都還沒踏上紅沙龍講台呢,還在手忙腳亂準備講座的工作人員們,便已經售出數十筆「買電子書送紙本書」的展場優惠。愛亞老師的魅力,果然所向無敵!

《安靜的煙火》展場優惠:買電送紙

《安靜的煙火》展場優惠:買電送紙

不過,第一次「書還沒印出來就開新書發表會」,愛亞老師笑說這確實是很微妙的感覺,「開新書發表會但手上沒有書,感覺就像忘了穿鞋,」不過,赤腳有赤腳的自在隨性,親切的愛亞老師很快便恢復慣有的妙語如珠,不時便引得台下聽眾笑彎了腰,隨口調侃自個兒的氣度與幽默,更讓人為之傾倒。

「有人說,這副書名『我的台灣花‧樹』取得奇怪,台灣的花樹怎麼會是我的呢?」愛亞老師對著台下眨眨眼。「其實,台灣的花與樹那麼多,如果我只是描述它們有多漂亮,如何開花,如何葉落,那就沒意思了,我選擇的,當然都是對我有特別意義的那些植物。」

從去年的《味蕾唱歌》寫飲食的傳承,今年愛亞老師將那些她私心鍾愛的、名列在情感事件簿上的繁花玉樹,寫進《安靜的煙火》裡。「我想寫寫我住了三十年的民生社區,民生社區最美的是人,我寫過魯直先生與孫越先生,也期待有一天能夠被寫進去……不過,除了人以外,民生社區最有意思的就是樹了,在那兒,要是哪一段路沒了樹,那是會立刻被發現的,民生社區啊,就是該要有樹。」

愛亞老師眉眼含笑,說起民生社區的富錦街行道樹消失事件,居民們個個義憤填膺;說起《花樣年華》裡梁朝偉頭抵著樹幹,低聲對樹洞傾訴心事的橋段,那正是愛亞從小女孩時期便常做的事,那些飽藏幽微情緒的秘密都有溫柔的花樹傾聽,所有暗戀、單戀、考不好……的女孩心事,大樹不止一概包容,在傾訴的時候,似乎還能聽到隱約的回音。

讀者正驚奇於愛亞的細膩心思,她忽而又微微歪著頭,話鋒一轉,回憶起孩提時代的下課時間,有回爬上樹倚著枝幹,聽著樹下一群男生聊天,有種秘密的得意,還得在男生們都離開之後再偷偷想辦法下樹——不過說到下樹,可比上樹難多了,孩提時的愛亞想盡辦法,最後還是不小心沒抓穩,整個人直往下墜。

然而,小小的意外總是帶來驚喜。掉下樹的愛亞就像跌進兔子洞的愛麗絲,空氣浮滿了一裙,裙襬蓬蓬如同降落傘的有趣經驗讓她亮起眼,顧不得已經上課鐘響,連忙又爬上樹,再次享受跳下樹時如花美麗綻放的裙弧,寬褶裙一次一次展開,保護頑皮的少女愛亞,不讓她受傷,那美麗、舒服又快樂的經驗,不止到現在都難以忘懷,而且當時的少女愛亞,還真「跳樹」跳出了心得來。

「我後來就知道了,跳下樹的時候穿什麼裙子很重要,新裙子布料比較紮實,散開的時候弧度比較漂亮;舊裙子穿得比較寬鬆舒服了,弧度反倒沒那麼完美。」

少女時代的愛亞一派純真

少女時代的愛亞一派純真

少女時代的愛亞頑皮可愛,對世界充滿了好奇,現在的愛亞,對這世界仍然抱著純真熱烈的情感。新書《安靜的煙火》中,有幾篇已發表於副刊的作品中,提及「樹的食譜」,愛亞笑說:「你們這些愛吃的,還真的有人照著我寫的食譜去下廚,寫信來跟我說超級成功的,連阿嬤都誇獎:就是這個味!」

同樣收錄於新書的〈伯母的破布子〉一文,也有不止一位讀者照著文中步驟,成功作出自製的破布子,開心與愛亞分享。愛亞原本驚詫「那做起來可麻煩了,怎麼還真的有人照著做呀?」,不過認真想想,這些不加味精與防腐劑的破布子,在美味之餘帶來的健康與成就感,再怎麼麻煩似乎也都值得了。

藏書票簽名現場,新朋老友相見歡

藏書票簽名現場,新朋老友相見歡

「既然《安靜的煙火》是愛亞老師的私房記憶,那麼您最喜歡的花樹是什麼呢?」主持人提出了這樣一個所有人都好奇的問題,愛亞老師可愛地歪著頭想了一下,嗔道:「哎,這怎麼好說呢?我都好喜歡好喜歡耶,這問題就像你問我歷任男友最喜歡哪個一樣,好難回答呀~」

在大家的笑聲中,愛亞老師說起她的「曾經之樹」——苦楝。因為在《曾經》中見證了一場美麗的愛情,身為作者,對這棵樹也有特別的情感。

「最美的那棵苦楝,是長在我心底的,可惜你們看不到,不過,我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棵,真的長在現實生活中的苦楝。」愛亞老師幽幽說道。

「我望著那棵美得像場夢一樣的苦楝,感動得必須拼命忍住淚水。為什麼要忍住淚呢?因為旁邊已經有一位老太太望著那棵苦楝在哭了,要是我也哭的話,那就是兩位老太太一起哭了,那可不得了,」愛亞老師幽默地笑說。「她哭得那麼投入,我想如果有人見到這一幕,說不定會猜她就是寫《曾經》的愛亞呢,那位老太太一邊望著苦楝哭,一邊在包包裡掏著面紙,一直掏不出來,最後索性用她的袖子擦淚,擦得淺色袖子上都是粉——我想啊,苦楝一定和她曾經的記憶有關,也許是年輕時一段戀愛故事呢。」

逗點文創社長夏民也慕名來索取親筆簽名藏書票!

逗點文創社長夏民也慕名來索取親筆簽名藏書票!

如同書名《安靜的煙火》來自描述穗花棋盤腳在夜間開放的美麗想像,卻也同時是昆蟲界的情慾女王,對蘭嶼雅美人而言,又是另一種魔幻的鄉野傳說。讀著書中的其他篇章,我們也情不自禁在記憶中比對自己情感事件簿裡的那些花樹,赫然發現:同樣的樹種其實在不同時空裡承載了不同的戀慕、心碎與懷念,那些與植物相關的吉光片羽,就像小小種子,從樹梢飛落之後,在我們自己的心上長成一片華茂的記憶綠蔭。

而愛亞老師新作《安靜的煙火》,便是一張走進她心中那片森林的入場券,可以想見的是,也將會是每個讀者尋找自己記憶之林的魔法地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