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什麼?而你們
善於回答的卻是奴役
因為奴役的名稱本身
已成為你們的姓名的回音

而當你們終於抱怨
儘管是微弱而徒然的低語
可是看吧,暴君的鷹犬
就會淩虐你們和你們的妻女—─
熱血將像雨露把萋草染遍

(中略)

是你們忍受著難言的傷痛
或是看見,或是感覺到,
你們喪失的國家,在以血和黃金
為代價而被賣出、買進—─

讓那盛大的會議召集成功
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中
用字斟句酌的言詞宣告:
像上帝所創造的那樣,你們自由了。

(中略)

誰在他們的國家裡
首先侵犯了這些神聖的先驅(法律)
就該是他們而不是你們
承擔必然引起的流血的責任

如果暴君們仍然膽敢
縱容他們橫行在你們中間
刺、殺、劈、砍,無所避忌
且容他們為所欲為

抱緊雙臂,目光堅定
不必畏懼,更無須吃驚
注視著他們行兇
直到他們的怒氣耗盡

(中略)

像睡醒的群獅一樣站起來吧
你們的人數多得不可征服
快擺脫你們的鎖鏈
像抖掉沉睡時落在身上的霜露
你們是多數,他們是少數
──雪萊,〈暴政的假面〉(The Mask of Anarchy)。

1819 年 8 月,英國曼徹斯特八萬工人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示威,要求改革選舉制度,廢除穀物法和取消禁止工人結社法,當局的回應,竟是出動軍警和騎兵鎮「暴」,人民死傷慘重,史稱「彼得盧屠殺」。滿懷悲憤的詩人雪萊,因而寫下長詩《暴政的假面》,對政府的血腥暴行提出嚴正抗議。

雪萊於 1810 年進入牛津大學就讀,但因為和同學合寫一篇《無神論之必要》(The Necessity of Atheism),隔年被學校開除,保守的父親因此與他決裂,將他逐出家門。
由於思想前衛叛逆,朋友們都稱呼他「瘋子雪萊」。他時常藉著寫詩抨擊當代政治和宗教種種黑暗面,輿論有褒有貶。例如他的社會革命詩《萊昂與賽絲納》(Leon and Cythna)一出版便遭受嚴厲批評,因內容涉及亂倫、綁架兒童等瘋狂情節,在當時被視為雪萊的失敗之作。而他最膾炙人口的《西風頌》,則以抒情的象徵筆法,表達對當權者的不滿,為英國工人們發聲,顯見雪萊不僅僅是位詩人,更是熱衷改革的社會運動家。

1822 年 7 月 8 日,雪萊乘船欲至義大利與好友會面,不料途中遇上暴風雨,發生船難,29 年 又 11 個月的生命就此畫上句點。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