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by flyingdutchman025

「九九%的人仍抱持著『我們都是中產階級』的想法,卻也承認自己實際上並沒有往上爬,絕大多數都在受害中。這群人試圖形成新的聯盟『九九%』,代表了一種新的國家認同感,所根據的不是虛構的中產階級,而是我們的經濟、社會已經分裂的現實。」──Joseph E. Stiglitz,《不公平的代價: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

「低成長不是問題,分配不公平才是。」這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tiglitz在《不公平的代價》一書的開場白,同時直搗全球化下的自由貿易問題核心。全書著重探討美國與其他先進工業國分配不均的原因,Stiglitz指出美國人一直不願談論階級,許多人樂於相信自己生活在一機會均等的樂土,認為只要具備充足的競爭力,底層人民便能一步步地往上爬。然而事實證明,1%的頂層階級後代有相當大的機會持續享有財富,但99%的大眾卻持續在高房價低薪資的泥淖中掙扎翻滾。

這股1%與99%的對立氛圍不斷蔓延、擴散,終在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上全面爆發,人們的眼光從原本聚焦於華爾街,迅速擴大到更深層的社會分配不均問題上,跨國資本的全球性剝削導致政經體系失能,分配不均的情況再惡化。「美國人、歐洲人,以及其他民主國家的人民,原本都對自己的民主機制非常自豪……但是,現在的政治體系似乎比較像是『一元一票』,而不是『一人一票』,美國尤其如此。」

百年千書,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www.facebook.com/1000ebooks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