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彭明輝老師寫了一篇文章(老貓對服貿的樂觀合理嗎?),質疑我上周的部落格貼文(台灣的出版自由到底會不會被服貿摧毀?)。

彭老師有限度地同意我,出版自由「不會100%被服貿摧毀」,但他說大家真正擔心的問題並不是「摧毀」,而是「壓縮」:「台灣的出版自由到底會不會被服貿壓縮」?」彭老師認為,服貿通過之後會明顯地壓縮台灣的出版自由,因而他問道:『我們要去冒這「壓縮」台灣出版自由的風險嗎?』

仔細看過文章以後,我發現老師文章的主要脈絡,避開了我談的審查,而把論證從書店審查改為書店引導。他說:「陸資在國家指揮下掌握大多數通路,積極促銷批判民主制度的思想」因此會「慢慢地改變台灣大多數人的世界觀與價值觀」。(寫到一半發現彭老師針對這一點寫了解釋。還好這不影響本文,我在後半段會處理這個議題。)

看起來都是書店的行為,但是一審一導中間的落差,卻是跟出版自由有關或無關的差別。

台灣的出版自由明載於憲法,但憲法允諾的出版自由卻不包括任何人出的書都必然擁有在博客來首頁曝光的權利。在通路曝光與否,跟出版自由無關,要不然博客來每天就都會有違憲的麻煩了。

所以當彭老師談到陸資運用通路影響力,積極促銷某些洗腦書來改變人民思想的時候,老師恐怕是誤會了,這些事情跟出版自由是無關的,通路要侵犯出版自由,必須要有威脅能力迫使出版社不出版敏感書才行,促銷洗腦書在定義上就是跟妨害出版自由無關。個別的書店強力促銷洗腦書根本不影響我們的出版自由,因為並沒有人阻擋任何書出版,連百分之零點一的壓縮都談不上。

不過我不想用定義勝利法來討論事情。彭老師的文章擔心「沒有警覺性、主動性和批判性」的讀者可能會被洗腦,而類似彭老師這樣的擔憂,其實也普遍存在於我接觸的網友身上。

這個憂慮雖然跟出版自由無關,但對我們到底應當如何維護我們所擁有的出版自由,以及孕育這個自由的土壤如何保全,則關係密切。所以我願意抱著同情的理解,思考這樣的憂慮到底有無道理。

彭老師首先舉證中國時報揭櫫的宣言:「我們的價值立場光明正大,就是本報報名:『中國』── 一個值得深愛且不等同於特定政權的國家,一個由我輩列祖列宗歷盡艱辛終於走向復興的國家,一個視台灣為相連骨肉卻屢被台灣人誤解、排斥的國家。」

他接著問:「他的讀者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宣告?」

但我可以跟老師報告,根據世新大學的「2013台灣民眾媒體評鑑大調查」,中國時報在台灣四大報紙中閱報率雖然排第三,但在讀者評價最具深度、最公正客觀、最豐富多樣、最好最優質的評比裡面,全部都敬陪末座。

在調查中,連它自己的讀者,也只有33.6%的人認為他們最常看的中時是最好最優質的報紙,這個比例一樣在四大報中是最低的。

這樣連自己的讀者都洗腦不成功,它如何有能力對其他讀者洗腦呢?讀者看起來「沒有警覺性、主動性和批判性」,但顯然並不缺乏思考能力。

還有同樣的情況顯示彭老師對當代讀者的認識不夠全面。例如老師堅持讀者「不會在廣告和通路商的餵養之外主動積極地搜尋他所需要的養分」,所以擁有了通路,就擁有了洗腦的必然優勢。

這如果在過去是有一些道理的,過去通路獨大,沒有在首頁出現的書就幾乎等於不存在,不過在社群時代,這件事情卻不再如此了。

先舉一個我過去從未見過的事情。上周我的部落格貼文(台灣的出版自由到底會不會被服貿摧毀?),文章在三月二十八日發布,而流量則是在三天後的三十一日達到最高峰(見下圖)。在我過去的部落格寫作生涯裡,從未見過這樣的事。

過去,流量的最高峰總是在文章發布的第一個二十四小時內,然後以冪次法則一路衰退,而現在卻不是了,這篇文章醞釀了三天才到達流量高峰,為什麼?這三天發生了什麼事?從後台可以知道,主要的外部來源就是臉書,在文章底下你也可以看到,在我這個冷清的部落格,這篇文章創造了一萬一千個臉書按讚。

Blogger-info2

這就是社群時代的實況。通路獨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擁有通路就掌控了話語權、解釋權、洗腦權的時代也過去了。現代讀者並不仰賴單一的訊息來源。這在各種媒體使用調查中都可以獲得證實。

我的出版生涯裡也遇見許多例子,在主通路沒有獲得曝光,但在讀者的其他訊息來源推動之下,最後變成暢銷書。

我們真的認識我們生存所憑依的自由體系嗎?

但我不想只是這樣就宣告彭老師的論點不成立,出版自由已經獲得安全保障。這沒有解決彭老師以及眾多網友內心的憂慮。所以我想談一下我們此刻所賴以生存的自由體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它的威力是什麼?以及到底什麼才是自由真正的威脅?

這個社會是由人組成的,人是有幾體,會思考,有反應,可以學習。如果我們擔心讀者的素養不足,需要訓練,那麼最好的訓練就是讓讀者接受刺激和思想的衝撞,讀者就會開始思考。以這次服貿爭議造成的刺激而言,造就了多少願意讀枯燥文件,願意思考不同立場觀點的「大學習潮」呢?這是一次全國動員的閱讀與思考能力的刺激與提升。

自由體制像人體一樣,有細胞,有神經,有免疫系統。當病菌出現,免疫系統發出警報,身體會產生抗體。已經有許多科學文獻指出,現代兒童因為保護得太好,過敏原接觸得太少,以至於長大後防禦能力比較差。(家裡有養寵物的寶寶反而比較健康。)

自由體制的可貴就是我們有全民皆兵式的抗體,每個人都會巡查,發布警報。包括像彭老師這樣的知識分子,讓我們成為有預警能力的社會。如果我們以為思想的保護是完全戒除有害病毒,那麼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像天真浪漫涉世未深的小孩。

我並不會天真得以為什麼都不管、都不做,出版自由就有天然防禦的能量,不,自由體系的力量在於每個知識分子都像彭老師一樣勇於發聲,勇於指出我們的偏見,勇於批判那貌似親善的洗腦。自由體系的力量不是來自於這個你別看,那個你別碰。

知識分子不應該以人民素質低落為藉口,把讀者訓練成媽寶,為他們篩選什麼能看,什麼不行。人民根本不怕艱深,也不怕長文,人民需要的是動機,有了足夠的動機,每個人都會變成最認真的學生,啃下連學生時代也不會啃的文獻。

出版自由真正的威脅不是異端,不是洗腦,不是親中言論,這些台灣都有抗體,都有反對意見,你都可以透過反對意見的出版,彼此在自由市場上互相競爭,形成我們的警覺與思想武裝。不信你不妨看看中時易主以來到底對台灣人的中國認同做了什麼貢獻:

report

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最新的調查,台灣的中國人認同掉到前所未有的新低,而台灣人認同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新高。

這就是自由體系保有自我防禦、自我糾錯、能夠提升思想戰力,最直接的證明。

讓所有言論都能出現,自由體系才會產生強大的生命力,這才是對自由體系最好的防禦,建立防火牆是做不到這件事的。這是我希望跟彭老師達成的共識。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老貓出版偵查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