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by Free Press

「或許我們不得不承認,婚姻只是成家的方式之一,對異性戀同性戀都一樣。它不該有不可挑戰的神聖性,不該壟斷我們對於人生的想像。我們甚至該讓婚姻『去神聖化』,這樣可以減少許多人的痛苦。」──《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好像到了一定的年紀就一定得「完成」某件事,理財專家說30歲以前要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單身女性說35歲了還沒嫁人壓力好大,40歲的爸爸拼命加班,不想讓房貸、車貸拖累孩子。多數人從學校畢業後,在「有效期限」內找到工作,找到另一半,找到婚姻,找到車房,找到兒女……然後人生圓滿了,因為「該有的都有了」,沒有辜負他人與自己對這份人生的期待。

這份體制內的幸福感看似理所當然,卻同時孤立、指責了不按社會步調走的「他者們」。例如:當「結婚=成家」的價值觀確立,彷彿只有透過婚姻關係所組成的家庭,才是所謂的「正常」家庭,但事實並非如此。而這正是《我的違章家庭》一書想要告訴讀者的事。

不受法律保障的非婚家庭,就像某種違章建築,因應著一個個真實的生命情境與生活需要而存在,但時時可能被拆除……「台大法律系教授陳昭如全面搜尋了各種法令制度安排,彰顯我們的社會如何設計以婚姻身份或血緣為主的親屬關係,做為取得資源的條件,從退休金、遺屬年金到職災給付,從社會服務、居留權到醫療權的取得,只有特定的親屬關係──特別是異性戀配偶──能夠依法獲得這些資源。」

百年千書,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www.facebook.com/1000ebooks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