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Vista來自風城,現居台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出版過電腦書、小說,更愛在字裡行間尋覓人生的況味。

螢幕快照 2014-05-19 下午4.09.02

我的違章家庭立即試讀

彷彿還在不太久遠之前,同性戀(homosexual)依舊被歸類於眾人所忌諱、排斥甚至害怕的精神疾病之一,直到二十四年前的五月十七日,同性戀才正式的從精神疾病中移名。

2014年的五月十七日,有超過百位來自各行各業的同志朋友主動跳出來,拿著「我是老師、設計師、學生、軍人」等標語,用行動來告訴這個社會同性戀並不可怕,「我是同志,我在你身邊!」

剛好在這個時間點,巧合的是我開始閱讀由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聯合策劃主編的《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這本書。

光看書名《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就讓人可以感受到這二十八個真實故事的背後,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其中有幾篇文章,特別讓我有所感觸。

像是紀大偉老師寫的〈家是心之所在〉,表面上讀起來順理成章,但其實真正讓每個人可以安心的那個家,卻未必是自己的原生家庭。而有可能是和同事、朋友,甚至是幾個好同學所成立的居所。

紀老師也提到,「我們甚至該讓婚姻『去神聖化』,這樣可以減少許多人的痛苦。國內外反對同性戀婚姻的保守人士常說,他們反對的原因是婚姻神聖,不容同性戀侵入──如果婚姻的神聖性降低,它是不是就會變得民主一點?」

如果說紀大偉老師的這篇文章,猶如在心湖中丟下一塊石子,也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那麼接下來的幾篇文章,更對我產生偌大的衝擊。

惟若在〈家,一言難盡〉這篇文章,有著對時下人們的情感狀態的有趣描述。他提到「在Facebook中有個設定情感狀態的欄位,我始終不曾理會,因為選擇其中任何一個選項並將其公開的同時,就等於選擇了特定,或不特定的,多數人對你的生活的想像,而那些想像卻可能與真實的生活感受有極大落差,甚至南轅北轍。」

我其實滿認同他的看法,雖然自己還單身,也曾開玩笑的跟朋友說希望很快可以改為「穩定交往」。但是,如果哪天真的去改動了情感狀態的設定,也許會收到很多朋友的祝福,也或者會有人投來懷疑、好奇的眼光。自己,真的願意去承受那些光怪陸離的想像嗎?

特別是對於同性戀朋友來說,即便只是公開情感狀態,都可能受到旁人異樣的眼光,想想也真是不簡單哪。

當我讀到勇哥所寫的〈我那真實存在但無法被看見的同志家庭〉時,心情更是急轉直下,看到勇哥和他的伴侶必須躲躲藏藏,兩個大男人小心翼翼的隱藏他們之間的關係,捍衛得來不易的愛情,便讓人覺得這並不公平。

勇哥把對另一半的愛,勾勒得相當鮮明又有稜角,「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扮演一個外人的角色。等傷口包紮好後,開車帶另一半與他弟弟回到我們的家。回到家中,我必須裝作對這個環境不熟悉,一舉一動還要刻意詢問,裝作是個陌生人。他弟弟貼心地繼續照顧他,幫他用毛巾擦澡,而我仍只能是個關心的朋友。當告一段落時,我告訴他弟弟,可以在回家途中順道帶他去搭公車,於是一起告別後出門。在送他弟弟到公車站牌後,繼續前行,直到稍遠處才掉頭回到定中,在沒有外界監視下,以伴侶的身份照顧行動不便的另一半。」

「只是小小的傷口包紮,我就已經如同外人,必與在外界監視下行禮如儀地完成一個外人應有的規範,在別人都離開後,我才能表達我對生命至愛的關心。如果他今天傷勢嚴重,我可能會是最後一個被通知的人,甚至不會被通知。如果我因此錯過與他最後相處與道別的機會,我不知道我將如何面對自己,並無憾地度過餘生。」


一般人也許可以無視這個真實存在但無法被看見的同志家庭,但對勇哥以及許多同志朋友來說,這卻是他們日常生活的寫照。

對於家人、伴侶的摯愛,我們看多了文壇詩人的歌詠。但對於同志朋友來說,他們為了「多元成家」的理念,往往必須付出更大的心血;而我們除了尊重,也應該能夠感同身受。這是我看完《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的感想,也希望你可以理解這群朋友的世界。

希望有一天,每一個躲在陰暗角落的違章家庭,都可以重見天日。是的,我這麼盼望著。

維斯塔愛看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