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最具影響力的詩人,也是使後現代詩浪潮繁花盛開一樣的聖母夏宇(她的另一個化身是樂壇裡操刀了不少知名流行樂歌詞的李格弟,如趙傳〈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陳珊妮〈乘噴射機離去〉、……等等,最新作品則是目前正在媒體大量曝光的魏如萱所演唱的〈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有這麼一首詩性感又深沉的〈用心靈勾引〉裡頭這麼寫道:「……我會給你一個好的位置/但你必須用出走和遺棄/使它更形式化些/更值得說://『反對的不是意義/而是意義的意義。』……」

  說起來也挺奇怪,我怎麼老覺得這一段落像是在點出黃易玄幻小說的特質性呢。當然了我很肯定夏宇沒這個意思,不過,把它拉過來放在黃易文本裡,倒也有那麼小丁點準確而美麗的意味(所以啊詩人小說家波赫士說的搞不好是對的,有時候某些文本總會預言著往後尚未降生文本的出現)。畢竟黃易小說(包含玄幻武俠)都非常講究、強調心智力量的持續進化(最後必然達到神的境界,有些如《封神記》甚至一開頭就是具有超廣大思感網、可以橫跨星際的宇宙候鳥族),說黃易善用心靈(力量)猛烈地勾引讀者倒也不為過──
  確實他給了讀者好的(也舒服的)閱讀位置,而且往往其小說人物總是處在必須出走以求取生存(或退隱)和被遺棄者(整族被滅絕或孤單一人去至遙遠的古代)的處境,更不用說他的小說鮮明地表演了現代人渴求對意義的意義的否定(亦即去意義的神聖感/對意義的厭煩感)。某個部分來說,玄幻小說也挺符合如《聖境預言書》這樣西方New Age(把心靈視為學科,並深信人類的精神自有其不可言說但真實的召喚力量)風潮,不是嗎?
  黃易將玄學因子帶入幻想小說領域裡,宛如開天闢地一樣地造出玄幻類型。而玄學原來就頗為鑽營精神修為,在古士子的清談(一如現代人閱讀時的安全舒適圈)之中,促使令人愉悅而自以為圓滿超昇的境界(以預想式的對談構造出人生裡幾乎難以驗證的種種神奇境界)降臨。黃易則更進一步把如此玄學成分轉化為戰鬥技術與能量,使得讀者猶如擁有哆拉A夢(以我的年齡實在更習慣於叫這隻藍白無耳貓小叮噹)的任意門,可以安心上路又能隨時折返的開開關關,一點也不虞會像是《投名狀》一上路就回不來了,套句黃易小說人物最愛的口頭禪:啊那還真是「爽透了」!

  來讀讀黃易在《覆雨翻雲》裡怎麼玄而玄之透過小說人物闡釋道心種魔大法吧:「……可見在生死決戰的時刻,會把決鬥者靈力提升至生命的最顛峰,發生一些在平日裡絕無可能發生的事,甚至悟破這最後一著的玄虛……修仙煉道的人,就像被困在一座沒有出路的塵世大監獄裡,只要知道某處或有一出口,誰耐得住不去試試看,道心種魔大法正是這樣一個可能的神秘出口。……你們感到難以明白箇中玄妙,是非常合理的,因為那牽涉到人類神秘的心靈力量。……」到了【盛唐三部曲】(第一部《日月當空》、第二部《龍戰在野》),更提出萬物波動的說法,而身懷魔種、擁有最短又最快波動的龍鷹便因此能夠測知敵人的動靜而無往不利。這還真的是心靈力量的完全熱血化呀。
  而心靈的能量化、能源化正是黃易玄幻的特異處,他給予當代人一個可以單純娛樂地幻想並替自身塑造高潮式的高超性,又像是握有若有似無的境界感,彷彿仙門在望,幾乎觸手可及,於是現實裡的苦痛又何需在意,又「何苦來哉」呢!

7/3來聽沈默講黃易:黃易武俠的電子書新時代 7/3 19:00

作家專欄-沈默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