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鉄鼠

Photo from Wikipedia by Chris 73

「事件發生,偵探出場,進行調查,解開謎底」是推理小說的基本公式,這道公式咸認是由愛倫坡在〈莫爾格街兇殺案〉所確立,但將它應用到長篇小說寫作,奠定其基礎的是柯林斯《月光石》。為了不愧對推理迷的自我認同,說什麼都要好好拜讀這本擁有獨特歷史定位的大作。

月光石,原本是鑲嵌在印度月神神像額前的一顆黃鑽石,但在戰爭中失落,為伊斯蘭人所奪,最後落入英國軍官韓克索之手。相傳,擁有黃鑽石的人,都會受到詛咒,不得善終。

這宗發生在英國一棟鄉間宅邸的神秘竊盜事件,起因於「月光石」現世擁有者韓克索的遺囑。他決定將這顆價值不斐的寶石,贈於他的姪女瑞秋.維林德,作為她二十一歲的生日賀禮。然而,聲名狼藉的韓克索與他的家族成員素來不合,跟他的最小的妹妹茱莉亞更是勢如水火,而瑞秋正是茱莉亞的掌上明珠。

考量到韓克索與茱莉亞之間的齟齬,他贈禮的意圖讓人很難不心生疑竇。偏偏他什麼禮物不挑,選了顆詛咒之石。這難道是其臨終前對他那絲毫不顧手足之情,在親友面前公開讓他難堪的妹妹的惡意報復?還是真如遺囑所言,他真心悔悟,這份贈禮表徵的是其希望修補關係的誠意。

不過,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得知韓克索的真正意圖,除非你懂得降靈術。但是,月光石,這顆英人眼中的不祥之石,確實為維林德一家帶來了劫難。

瑞秋不顧其母親反對,堅持收下了「月光石」,然而就在當晚,它失竊了。起初看來這只是很普通的盜竊案,但當事人瑞秋事發後令人難解且近乎歇斯底里的反應,讓案件瀰漫了濃厚的疑雲。究竟是誰偷了月光石?利用什麼方法?又是為什麼而做?這些謎團都在瑞秋緘默不語的強硬態度下變得格外難解。

如同之後成功的長篇推理小說,柯林斯的《月光石》向讀者拋出了誘餌──引人入勝的謎題。雖然這道謎題,在百年後的現在,後見之明的我們讀來,其核心詭計稱不上頂尖,但無疑地,它營造一個極為出色,會讓讀者迫切想知道後續的開場。對小編來說,本書最為厲害之處,其實是其開展謎團的手法,而這與它的敘事方式息息相關。

《月光石》是事件相關人士的回憶,或者說,對該起疑案的證言。這種「設定」在後來的推理小說頗為常見,讀者正在閱讀的小說是故事角色將其親身經歷書寫而成的「實錄」。而在本書,則依時序集結多位關係人的記敘,每位關係人就其於事件親自參與部份的所見所聞「作證」。

不同於法庭上具結的證言,在法官的訊問引導下,與案件事實無關的個人雜訊都被過濾,在《月光石》的「證言」中,這些「雜訊」都被保留下來。柯林斯利用這些雜訊,賦予證人們真實的血肉與飽滿的性格,同時為故事本身增添不少趣味性,開展謎題時不會讓人覺得作者在故弄玄虛,反而讓情節更顯曲折動人。

雖然在法蘭克林.布萊克──本書男主角,重要關係人,這本《月光石》的「主編」──的叮囑下,各「證人」只能就自己在事件中親身經歷的部份陳述,並盡可能貼近相關事實,但每份證言多多少少都有些「跑題」。個人人生觀、對他人的主觀評價,時不時就會從證人口中溢出,更逗的是,證人之間還會相互回應、辯駁。藉由這樣的佈置,柯林斯所講的不單單只是有關解謎的故事。

說了這麼多,好像少了點什麼,除了謎團之外,有個推理小說的重要象徵好像沒被提到,那就是「偵探」。《月光石》有沒有偵探呢?當然有!他是考夫警佐。如同將《魯賓遜漂流記》視為人生聖經,忠心耿耿,但仍掩飾不住好奇想探知真相的管家貝特瑞吉先生,或是維林德家那位擁有「虔誠」信仰,積極「行善」佈道的表親克拉克女士,考夫警佐亦是名個性鮮明的角色。

考夫警佐擁有你在古典推理小說世界裡熟知的偵探形象,有著聰明的頭腦,洞悉事物本質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對一般人而言有些特異的性格。不過,柯林斯並沒有讓這位名探扮演最後解謎的角色,同為「證人」的考夫警探看到的確實比其他人更多,但最後作者選擇讓事件真相在記敘中自然顯露,而沒有為偵探架設一個最終表演舞台。

小編剛開始翻《月光石》時,心想既然是長篇推理小說的始祖,應用了開頭那道寫作公式,那它大概也就是那個「樣子」,沒有過多的期待,純粹懷抱著「朝聖」心態閱讀。但啃完整本書後,卻滿是出乎意料的驚喜,很是新鮮、有趣。能在歷史上留名,不只因為它是最初幾個採用該模式創作的小說,其本身既已具備相當高的閱讀價值。

如果想讀一本角色個性鮮明,情節曲折難解,結局又不落入俗套的推理小說,不妨試試《月光石》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