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柯震東因為吸毒而在中國被囚禁,電視新聞或報紙立刻出現許多針對他父母疏於照顧的報導,什麼「只要不坐牢就好」等家教教條全都被翻出來,恨不得把這個風氣開放的家庭,給打入輿論的地獄。

問題是,柯震東吸毒,與他爸媽何干?

從小到大我們每一個人要在學校接受多少「反毒宣導」的洗禮?國小來一個反毒寫生比賽,國中參加校園反毒演唱會,高中則是全班參加反毒街舞大賽,大學可能還來個反毒微電影徵件大賽,出社會了難得和心上人約會看電影也不得安寧,片頭廣告可能就來一支播放著毒癮發作的人在地上翻滾、全身冒冷汗、嘴角口吐白沫的短片。更不用提,柯震東才剛對著攝影機哭泣說著:「我做了最壞的示範。」(他做了什麼樣的示範?他在google map上標記哪邊可以買到大麻嗎?他對著鏡頭告訴粉絲說「大麻吸起來超爽der你也來試試看」嗎?)
這年頭有哪一個主動吸毒的人不知道吸毒有多危險?經過這些防不勝防,無所不在的「反毒教育」,還是有人會去吸毒,這是誰的問題?
柯已是成年人,可以選擇不吸毒,但他選錯了,也該是自己負責。媒體指責柯的爸媽,說他們疏於照料,難道柯就跟桃太郎一樣,不需要父母拉拔,就可以從三四十公分的小男嬰一口氣抽高長到一百八十公分?幾個月前,媒體才逼迫捷運殺人犯鄭捷的父母出面,在攝影機氣勢之下,讓他們下跪道歉。但他們會鼓勵鄭捷去殺人嗎?眼看他們下跪,受害者家屬或是社會大眾難道真會獲得快慰並認為正義獲得伸張嗎?

當我們逼迫犯罪者親屬開口,他們又該說什麼?自己的兒子作錯事情,誰心裡不難過、憤怒,他們難道不是受害者?透過排山倒海的攝影機、麥克風、報紙新聞等輿論陣仗,將他們逼入死角,嘴裡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這些行使集體暴力、私刑的人,又比實際犯罪者清高多少?
更何況,柯震東吸毒傷害的是他自己的身體,與社會大眾何干?「因為我們看不慣啊!因為我們有正義感啊!」可能有人這樣說。但真是這樣嗎?全台灣有多少政治人物做錯決定逼死多少人,那麼有正義感,為什麼不去撻伐這些拿我們稅金卻盡幹些噁心勾當的傢伙,順便拿攝影機和麥克風圍堵他家人,反倒還乖乖把票繼續投給他們,讓他們的兒女或繼承人以後去拆你家房子,順便砍你老家的百年榕樹?
都活在一個可以把資料丟到雲端的時代了,若我們仍無法正視已成年的年輕人有為自己行為負責的能力,而認定任何一個犯罪者都是無知孩童,一旦有人犯錯,管他幾歲都要指責父母沒有教好,那麼便表示這一個社會並未將成年人當作「獨立存在的個體」看待,無視一個人所足以承擔的責任、義務與風險。
換句話說,在這樣的社會裡,一個人不是人,而只能是一個姓氏、一個家庭、一個社會的附屬品,也因此這裡永遠都會是一個八卦的社會,因為人們緊貼著觀察他人的家務事,小鼻子小眼睛的,而忘記身而為「人」的尊嚴與責任,只會盲從無限放大的道德觀,而忘記對制定道德、法律的那一方,行使更大的監督責任。

好久好久之前,每逢縣官處刑,刑場上總是擠滿觀看犯人被斬首或處以凌遲極刑的群眾,哪管犯人口中喊著「冤枉啊大人」,這些老百姓還是朝罪犯丟菜吐口水,甚至不忘在刀起刀落一陣猩紅高潮之後,往屍體那邊衝,隨手捉一塊地上碎肉往嘴裡塞,一邊嚼一邊罵。在這一場刑場嘉年華之中,他們以為自己是正義使者,以為自己也是具有懲罰能力的掌權之人⋯⋯

回過頭想想,對著手機、平板、電視罵柯震東和他爸媽的我們,相較於那些在刑場看熱鬧的老祖宗們,可一點都沒有進步啊。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