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史作檉

Photo from Wikipedia

1、自然。

真自然永遠都不是屬人探討中之客觀對象。因人本身業已包含在真自然之內。

一種自然是自然本身(未可全知)。

一種人包含在自然中之屬人之自然(即生命,即創造力)。

一種是人於自然中發揮其創造力而有之因人而有物,即文明(包括對自然以工具、方法、結構,乃至說明、描述、讚頌所表達之自然)。

總之,一般所言自然,乃人內於自然,以其創造力對自然所形成之「表達」。

一般言,人以自然可全知最糟。

人以內於自然,以其創造力所言自然,即一種近詩之表達。

人以其內於自然,卻以因人而有之工具所言之自然,即一種近科學之表達。

哲學若近詩,即蘇格拉底前之希臘哲學。

哲學若以工具或設定之名詞所言之自然,即文藝復興後,知識論式之哲學。

2、天啟。

一種真正徹底而完整的哲學,往往都來自一種「天啟」。

所謂「天啟」並沒有什麼神秘,甚至和一般所謂之情感、情緒、獨斷、主觀、不可知等等,都沒有任何關係。若具體來說,真正的「天啟」,就是一種真正的「自知」。你不但知道你為什麼這樣說,也知道怎麼去說,甚至也清楚地知道這樣說了到底有些什麼意義等等。總之,即在自知地不受任何既有文明之干擾下,清清楚楚地說你「自身」的話,而不是根據某時代、某論題、某學說、某理論、某哲學派別等,去說一些問題或解決一些問題。

3、文明三要領。

人類文明,說來說去,三大要領:自然、人、文明。

真文明所言,在人與自然的關係。

若只有文明而已,即在文字與形式之間,無以言人與自然之真義。或更會在人與自然之間混淆不清,哲學之大忌。

4、人與自然是一切之根本。

人與自然是一切之根本。

唯人於自然創造了文明,但同樣自然也支配文明。因為所有的文明都必有其區域性,即區域文明。

所以,文明的形成,自然占60%,人文占30%,偶然因素占10%。

本文摘錄自《讀老子:筆記62則》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