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George H. Kerr

Photo from Wikipedia

假如還有任何台灣人對中央政府仍持有懷疑,他們將會從幻想中覺醒[1]

三月十日(當軍隊抵達台灣兩天之內),蔣介石在南京紀念週會中(在中國各地,每禮拜一都擧行例行週會)爲陳儀及其他政府官員向公衆辯解。如同往常,他指摘批評他政權的人爲「共產黨徒」,下面是他的本文:

因爲在台灣發生的不幸事件的原因已經各報報導,本人在此無需再解釋詳情。事實上,自從台灣於去年光復後,鑑於該省之良好公共秩序,中央政府未曾決定派駐大量正規軍。公共秩序之維持全部委諸少數憲警支隊。

在去年一年中,我台灣同胞在農業、商業及敎育方面之工作,衷心表示出他們的守法精神及對中央政府之支持,他們的愛國精神及自尊心之強烈未嘗稍遜於任何一省之同胞。

然而,近來一些過去被日本人強送南洋地區參與戰爭的台灣人,其中一部分爲共產黨徒,乘專賣局試圖管理香煙攤販而發生糾紛之際,煽動群衆。於是,他們製造暴動,並提出改革政府之要求。

由於國民憲法即將簽署,加以台灣之行政必須儘早納入正軌,中央政府已決定依照憲法各條款之規定,儘量授予各地方政府所應享有之權利。陳長官業已宣布遵從中央政府之指示,定期改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一般部門,使它成爲正規省政府,並於定期內擧行縣市長普選。所有台灣人都很樂意接受此一宣布。是以,該不幸事件業已調停平息。不料所謂台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突然提出辦不到的建議,其中包括要求廢除台灣警備司令部、武器繳由該委員會以保安全、在台灣之陸海軍人員應全部爲台灣人。中央政府當然不能同意如此超越地方權利範圍的要求,此外,昨天(三月九日)發生了攻擊政府機構的暴行。

因此,中央政府決定派遣軍隊到台灣以維持該地公共安寧與秩序。根據我們所收到的報告,部隊業已於昨晚在基隆安全登陸,本人相信不久即可恢復正常狀況,同時高級官員將奉命赴台以協助陳行政長官解決此一事件。

本人亦已嚴令在台軍事及行政人員,靜待中央政府派遣官員之來臨,以解決該事件,而不得訴諸任何報復行動,使我台灣同胞得以和諧地一致合作。

本人希望每位台灣人都能完全認清他對祖國的責任並嚴守紀律,才不致受叛黨利用及日人取笑。本人希望台灣人能抑制危害國家而且危害其本身之輕擧妄動。希望他們能毅然分辨忠奸,認清利害,並能自動取消不合法的組織,恢復公共安寧及秩序,以使每一位台灣人都能儘早安居樂業,並得以完成建設新台灣之任務。唯有如此,台灣人才能償清他們所欠負全國過去五十年來爲光復台灣所做的諸多犧牲及艱苦奮鬥。

這個充滿譴責及告誡的聲明經印成傳單後,於三月十二日空投於台灣各主要城市。就台灣人而言,這就是結尾了,只要蔣介石、他的家族或他的黨和軍隊壓制著台灣,這一個「出賣」,將永不會被遺忘,也不會被饒恕。

顯然地,蔣介石的論調並非眞爲台灣人而說的(他一點也不在乎他們會怎麼想,因爲那時他的軍隊已經牢牢地控制住),他是說給南京的民衆聽的,以及爲了要在歷史上留下好記錄,好讓人追念那世襲的政府曾如何虔誠地在偉大的中國歷史中留下仁慈的功蹟,並謹慎地記下來供後代子子孫孫景仰。

他的聲明表達官方對這事件的看法,並記入檔案中。在他的評論上,顯露了很多蔣介石本身的性格,以及他身爲領袖的觀念。任何批評國民黨的行爲就是「叛逆」,而叛逆罪該受最嚴厲的懲罰。「輕擧妄動」的行爲,可能指台灣人向美國和聯合國的申訴,這是「危害國家」的。然後又有「面子問題」及因失面子而引起的報復。蔣介石不能忍受「被日人嘲笑」,並且他知道他以武力報復的能耐。這個因失面子的報復因素,是三月九日以後所有遍及台灣島所發生的悲慘事蹟的成因。

我們或許永遠不會得到正確的生命損失數目,因爲各方都在誇大它的損失以使對方處於最壞的境地。我們必須假定有數百具屍體一直沒有被找到或辨認,但照所有的聲稱和外國人在全島各地的見證看來,我們可以獲得一個大概數目,大陸人聲稱在當時有卅名至「一百人以上」的中國大陸人被殺害,而三月初有很多人受毆打但並未受重傷。

台灣的流亡領袖控訴在三月裡有一萬人以上被屠殺,我必須假定不會少於五千,並且我有接受那較高數目的傾向,假如我們加上自一九四七年三月以來被逮捕及處死的數千人,這數目可能達及經常由台灣作者所說的二萬人。

政府從未鬆弛它報復性的搜捕,任何「討厭份子」都會被加上參與一九四七年叛亂的罪名,而被遣送到惡名昭彰的綠島監牢。根據中國人的說法,那是特別用來禁錮曾在危難時期尋求外力支援及調停的「通匪叛徒」的。

[1]原文為”If there were any Formosans who still retained lingering trust i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y were about to be disillusioned.”

本文摘錄自《被出賣的台灣》第十四章「三月屠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