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有一位一眉道長曾來我住的山上為我們辦法會,送走一些煤礦災變的亡魂。我以振豪的事就教於他,振豪是一位學生眼中循循善誘的好老師,他練氣功十多年,不僅免費教人,更以他科學人的素養來研究氣功。不意振豪頸部出現腫瘤,到大醫院檢查,竟是末期淋巴癌。

跑靈山──學習之旅

一眉道長說:「以前曾救了一位短命之人,我替他們家跑靈山,他們給了我五十萬。那家人後來照我的指示也賺了不少錢,他們視我為恩人。」
我問他:「你能幫振豪嗎?」
他說:「我可以讓他多活六年。」
我想六年也總比一年好,問振豪願意叫他跑靈山嗎?振豪願意。當然以他的體力不可能跑,我們替他跑,他出錢即可。
於是我請鄰居開車載泰德、瑟琳娜及我三人跑靈山。所謂跑靈山是找五位男神、五位女神的廟去拜拜,那些神明會給訊息。
一眉道長指名要跑的有宜蘭三清宮、花蓮勝安宮、埔里地母廟、苗栗仙山九天玄女廟、台東靈霄寶殿、林口紫竹林觀音廟、梨山老母廟、新竹盤古廟。我們看他開出的名單可以說網羅全台灣,不過泰德以前跑過靈山,也因他有經驗,我們就當是學習之旅。
我們最先跑的是宜蘭三清宮,再跑勝安宮,然後回台北,其餘的要擇吉再去。

老戒之在貪

大家在跑靈山時本來很開心,不料一眉道長卻私下向振豪夫婦說他要單獨跑,而振豪女兒會有爛桃花,一併化掉要給他二十五、六萬元。振豪夫婦便把錢滙給他。
我知道此事後非常生氣,因他開口說過他以五十萬元救回一命,又說振豪只要過了次年清明就可以再多活六年。我原本打算他活過次年清明後,請他包個二、三十萬元給一眉道長,誰知他不等看到成果便先要錢。他還說以下的行程自己跑,不跟我們跑了。
我問泰德:「怎麼回事?」因他是泰德介紹的。
泰德說:「一眉道長以前為人服務不僅不要錢,還常自掏腰包,後來便跟人要大錢。也許年紀大了,起了貪心。」
由於我們已跑了好幾處,只剩下梨山老母廟與新竹盤古廟,於是我和鄰居夫婦及瑟琳娜去一趟梨山老母廟,也去找一眉道長和泰德認識的廟公,在他廟裡投宿。
他說:「一眉道長前幾天來過說他要替人跑靈山。」
換言之,他雖先要錢,但任務倒是完成了。我對一眉道長十分不諒解,讓我不好向振豪交待。我只能等振豪活過六年再說了,但我自此不再與一眉道長打交道。

自知死期

又過了一年,正值農曆新年初二時,一位我不認識的年輕女孩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一眉道長在年前去世,去世前交待她要打電話給我,而她是一眉道長最後幫的人。
於是我打電話給泰德,泰德告訴我,半年前一眉曾打電話給他說自己要走了,因活得太累了。泰德勸他不要走,留下來再幫人,但他表示不想留了,換言之,他知道他何時要走人。
我趕到他家,他太太告訴我,要走的前一天,他把自己打理乾淨,第二天清早,她問他要吃什麼?他說:「你做什麼我吃什麼,平常不都是這樣嗎?」
他太太到廚房,把饅頭放入電鍋中蒸,才掀鍋蓋,就聽到一聲響,趕緊到臥房看是怎麼回事?發現他已往生。
我因振豪之事,對他有成見,不意他還自知死期,一般而言,修為很高的人才知自己死期,看來他一定也做了不少好事。我給了白包並勸慰他太太便走了。
泰德曾為了振豪的事向他興師問罪,但一眉告訴他,他是逼不得已,因他太太跟他一輩子辛苦受累,他得給他太太留一點安家費,但他有把握振豪一定會活過六年,所以才先跟振豪要錢。

超渡日本亡魂

我當然見識過他的本事。他是個菸不離手、口不離檳榔,非常台的鄉下人。我當初認識他時,看他不起眼的樣子,心想,他會有多大能耐?
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要來山上看看,我正巧有事要問,他來得正好。山上搬來一位通靈女士,我知道後去拜訪她,我要求她到山中走一遭。
到了一處廢棄的礦坑時,她說:「這裡怎麼有印第安人?」我知她看到無形的,我說:「那不是印第安人,是原住民。」她驚訝道:「還有日本軍人、客家人,穿著大陶衫的……。」
我早感到那塊地有問題,她證實了我的感覺,但我不會只相信一個通靈者的說法,因此一眉道長來得正好。我告訴他此事,他說他不是說別人說的都不準,而是他要親眼看過才行。
我問一眉道長要如何解決,他說要把祂們引到山下一處風水地的萬善祠。於是由他決定何時舉行此儀式,由於快近陰曆七月,所以儀式要在七月過後舉行。但他又來電說:「那裡有老大,要先解決老大的問題。」我反問他說:「他們的老大是誰?」
他說:「是日本人,老大告訴我他們是日本礦業株式會社的,並非日本軍人,因為礦坑災變,有六個被壓死在兩處坑口處,希望我們超渡他們回日本。我是可以超渡他們,但怎麼送回日本?」
我說:「我的鄰居正好有日本人,他太太是台灣人,在台灣做生意,已住了二十多年。我可以找他幫忙。」
於是我去拜訪日本鄰居,告之此事,由於我曾幫過他們夫婦大忙,所以他們立刻答應。
日本鄰居備辦日本清酒、小菜,我照一眉道長吩咐,買了一個骨灰罈及往生布。舉行儀式前,一眉道長又打電話說:「那個日本人是有名字的。」我問:「他叫什麼?」
「太郎!」
「姓什麼?」
「山本。」
骨灰罈上有一處空白,原是貼往生者遺像,便寫了「山本太郎」。骨灰罈中裝一袋香灰,象徵骨灰。

助亡靈得好運

一眉道長作法時,我請日本鄰居以日文跟亡魂解釋,請他們入罈。儀式完畢後,一眉道長問我們:「這個骨灰罈放誰家?如果你們都不要,就放我的神壇,要送回日本時再來拿。」
日本鄰居表示他不久要回日本一趟,乾脆放他山上的家,他走時方便拿。一眉道長要他用往生布包住骨灰罈,隨時打黑傘遮住罈,過橋、上路、上機、下機都要跟「山本太郎」招呼一聲,他可以在心裡說。
一眉道長回去後跟我說:「骨灰罈放誰家,誰會發財。」我說:「日本鄰居並不知道此事,他只是好心送他同胞的亡魂歸故土。不過他們夫婦一直沒小孩,若能有個小孩也好。」
一眉道長說:「他送回去後,不是會有小孩,就是生意興隆賺大錢。」
那年底金融海嘯,但日本鄰居生意好到不行;隔年,又生了個漂亮女兒。也因一眉道長的表現,我才相信他有能耐幫振豪的忙。

振豪後來研究癌症,也明白他為何會致病,因有太多癌症病患找他練功,他自己教完功後沒有好好排氣,而且貪功,結果反而致病,他將自己生病康復的過程寫成書與讀者分享,在這期間他兒子也結婚生子,讓他們夫婦能享含飴弄孫之樂。
我覺得自己錯怪了一眉道長,於他往生後一年去看了他太太,並贈送一個大紅包。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噗噗 噗噗

《當頭棒喝》全系列套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