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shihiro Gamo

文/群星文化編輯 戴偉傑

這是一個悲傷的純愛故事。

日本短歌大師伊藤左千夫觀照自己個人的經驗,寫就了小說《野菊之墓》,經典的橋段如身分與年紀差異,不見容當時社會等;初嘗愛滋味時的興奮、快樂、不安、痛苦,全在作家質樸無華的筆觸下,更顯純粹。

感情真誠與純粹,在現今社會凡事講求目的、實用意義看來,似乎過於理想,脫離現實,但也因此,這樣的故事設定經常在虛構世界是受歡迎的主題,也是讀者想脫離現實,在小說裡尋找慰藉,保持生活平衡的一種方法。

那麼,我們來想想怎麼讀《野菊之墓》吧。

《野菊之墓》是日本人捧讀至今的經典小說,甚至被喻為純愛小說的鼻祖。作者用寫生的手法,細膩描繪出山川風景,以景物喻情;男女主人公從親密無間、天真無邪的互動到這樣的感情叫做愛的驚慌失措與彆扭無助,寫得絲絲入扣,任誰都會不禁憶起那年少時,曾有這麼一個「民子」或「政夫」住在自己的心裡,而不自知,原來那叫愛?若你曾有擁有,那真教人羨慕;若還未能體會,十分推薦閱讀本書,做一場青澀酸甜的夢。

或許我們會惋惜,可憐的民子與政夫,那時候無法更勇於表現出對彼此深深的情意,直至最後,民子唯一能做主的,只有死去的意志,以及胸口緊握住政夫的信和照片;政夫則被迫結婚,終生活在悔恨之中……

如果當初他們都試著勇敢,哪怕只有一點點,是否會迎向不同的結局?

不知道,或許在那個時代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說不定結了婚,甚至得不到兩家人的祝福⋯⋯故事的最後不再純粹。

所以,純愛啊,你的名字叫悲劇。你同意嗎?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22》,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