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我的學生新福的母親跳樓自殺,他與母親一向不合,且少有互動。母親死了,新福也沒為她超渡過,所有超渡的事,都交給舅舅、姨媽去處理。
這幾年他覺得自己的事業出現瓶頸,他的職位不上不下。當然他可以打混過日子,反正是公家機構,但他還是希望自己能施展一些抱負。
他的身體也出現狀況,老覺得胸悶,氣似乎堵在腹部。

偷斤減兩的小販

之前,我曾建議他給呂太太看看。呂太太說他前世曾為貨郎鼓小販,從一個村子到另一個村子去賣雜貨。也因那一世他做生意時偷斤減兩,所以這世他要是經商會賺不到錢。他只能吃公家飯,他若做副業都會賠錢。
而他母親並非要自殺,是有三個冤親債主將她推下去的,她在陰間收不到家人燒的冥錢。呂太太要他在清明節燒錢前先打電話給她,她會請她家菩薩過去,讓他母親可以收到錢。新福告訴我們,他舅舅和姨媽去其他宮廟請示過,說法都和呂太太說的一樣。
我知道他對這些事半信半疑,原先是根本不相信,只因他不忍拂逆我,為了討我歡喜才來做白老鼠。他曾在十多年前陪我去看過劉大師,他告訴我他當初也只是聽聽而已。不意他日前找出當時的錄音帶,重聽之後發現劉算得頗準,所以願意找呂太太問事。
呂太太替他處理後,他的職位調動了,調到一個各方都在爭取的位置,他從未走後門拉關係,不意這個好處竟落在他頭上。當然,他本身十分有才幹。經呂太太處理過,他的身體也轉好了。因此當我問他是否有興趣讓紫靈看前世因果時,他立刻答應。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我們約在一家安靜的咖啡廳。據紫靈的描述,他前世是北歐的國王,為何知道是北歐呢?紫靈形容他戴的帽子兩旁有兩根彎彎像水牛角的裝飾,他和部眾經常出海打海戰。
我說:「那是維京人,他們十分粗野,是惡名昭彰的海盜。」
紫靈說:「難怪,他們坐在長條桌邊喝酒吃肉,吵得半死。他貪杯好酒又好色(他這世也貪杯好色),經常冷落他的王后,身邊女人不斷。他根本不理會她,於是王后十分恨他。」

紫靈發現他胸中發悶是有原因的,因為他被人下蠱,胸前盤著一條小蛇。小蛇引紫靈到一個地方,那裡坐了一個穿唐裝的女人,面前放著三個罈子,小蛇鑽入其中一個,看來放蠱的是這個唐裝女人。
紫靈形容這女人的樣貌,新福說:「我不認識她。」
但他突然想起,目前同居的女友時常去向一位師姐請益,由於那是女友的信仰,他從不過問。他被這位女友苦苦追求多年,可是他們倆人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他始終不肯就範。但因年歲已入中年,回到家中面對一室空洞,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便與對方共賦同居之好,但他始終不願娶她。

紫靈形容那世被他冷落的王后,竟然就是這位女友。而在北歐那一世後,他曾生在北宋初年,他那時娶的老婆便是北歐那世的王后,兩人依然感情不睦,他在外始終有其他女人。
看了兩人多世未結善緣,這世依然要修這門功課,我勸新福不要三心二意,既然這份緣剪不斷理還亂,何不在這世了結?就實心實意地對待對方,讓對方多世來的怨恨消除。搞不好,當他全心全意地愛她時,她反而看開而走人了,這時兩人都得解脫。
我也勸他千萬別向女友興師問罪有關放蠱的事,這一來,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會更糟糕。她因希望拴住他,不讓他再投入其他女人的懷抱才這麼做,這也是她一片痴情所致,雖然這種愛法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愛情永遠是難題

我本對下咒、放蠱一事抱持懷疑態度,認為是無稽之談,但在為人看前世時,竟然發現有三個人被人下咒放蠱,而且還有效,讓對方身體不適或生病。
新福答應我他絕不會拆穿對方放蠱一事,何況也沒證據,徒然使對方起疑,搞得有完沒完的。他看清了幾世的糾纏,也決心在這世了斷,所以決定要好好對待對方,以彌補過去幾世給對方的傷害。但談到結婚這道關卡,他還是過不去,假以時日,他也許會真正的認命。
愛情這玩意真是無解的難題,永遠是張三愛李四,李四卻愛王五,而王五又愛張三。很少男女是真正雙方都相愛的,縱使相愛,又能愛多久,多深呢?無怪乎《紅樓夢》中,有一章是賈寶玉神遊太虛幻境,由警幻仙姑派她妹妹兼美帶他遊歷警幻仙洞,用意不過是告訴他愛情一如鏡花水月,終究是一場空,到頭來不過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不知新福內心感受如何?數世以來,他愛的人與他無緣,他不愛的卻生生世世糾纏他。他當然有不少冤親債主,他為維京海盜王那世殺戮甚多,紫靈建議他多拍些愛護動物和環保的片子,此舉能收教化之功,也可化解他為數眾多的冤親債主。

心高氣傲,不肯腳踏實地

新福在事過境遷後,照樣貪杯好色,與女友爭吵不斷。女友背著他在外拉債,黑道找上門來,他才知道女友以他的名義開票子,更絕的是她拿這筆錢資助前夫。
當年她與新福做同事時,與丈夫處不好,紅杏出牆與新福搞七捻三,離婚後與新福同居,新福認為自己勾引她在先,抱著愧疚的心理,出錢幫她養小孩。
新福之後又去找我介紹的一位陳師父問事,日後我問起陳師父,陳師父委婉地說:「你這個學生壞人婚姻,很難處理。」我以為他自己招認,陳師父說他沒說過,是關老爺告訴他的。
他相貌平庸,卻絕頂聰明,讀書對他而言易如反掌,別人還搞不清狀況,他卻早已看清一切,自然心高氣傲,也因讀書做事都太容易了,所以不肯腳踏實地。
他是所謂的「聰明反被聰明誤」。他的主管和朋友告訴我,他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喜歡占人便宜,支使人做東做西,更喜挑撥離間,事後隔岸觀火,自以為得計。
直到今天,他的人生依舊起起伏伏,一個十分有才華的人卻從未好好發揮過,只是打混過日子。他不懂「愛人」,不懂付出,別人又怎會真心待他呢?他若學不會愛人,還要輪迴好多世來學習「愛」的功課。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enise Mayumi

《當頭棒喝》全系列套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