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讀者只喜歡自己相同性別的作家嗎?聽到這問題,在螢幕前的你是否也馬上搖頭否認?但實際上,閱讀社群網站卻發現,讀者和作家竟存在「同性相吸」的現象,不但男讀者偏好男作家,女讀者也會給女作家較高評價,即使讀者心中沒「性別」,閱讀行為卻是兩性壁壘分明。

英國《衛報》報導,美國非營利組織 Vida 2014年初發表統計調查,關注女性在出版領域的平權情況,發現女性作家和書評在文學版圖中嚴重失衡。隨後,英國女作家,同時也是繪本畫家的沃爾許(Joanna Walsh),1月底在推特發起 #readwomen2014 活動,要求讀者打破性別限制,宣示在要在2014年度,閱讀兩倍以上的女作家作品,開拓文學視野,她並以插畫書籤推薦自己喜歡的女作家。

《每日郵報》也延續此議題指出,閱讀社群網站 Goodreads 調查英國4萬名、男女各半讀者的閱讀習慣,結果發現,讀者和作家之間明顯「同性相吸」,男讀者的熱門閱讀書單前50本(most-read titles)竟然有高達九成是男作家作品,反之亦然,女性讀者熱門閱讀清單前50本,僅有5本是男性作家,其中還有一本是 J.K.羅琳化名為蓋布瑞斯(Robert Galbraith)的作品。顯然讀者壁壘分別,各自擁護自己性別陣營的作家。

《每日郵報》引述 Goodreads 總編輯和創辦人錢德勒(Elizabeth Khuri Chandler):在多數情況下,讀者都以為自己選書,不曾預設作家性別,但熱門閱讀書單卻呈現出性別區隔,部分男性讀者會說,他們之所以偏好男作家,是因為男作家比女作家,更能寫出讓他們感興趣的類型或主題。

錢德勒希望藉由分享這樣的資訊,刺激對話、創造友善對話空間,期望書迷能討論作家的性別比例,意識到自己得打破閱讀侷限,嘗試閱讀不同性別的作家。

Goodreads 調查發現,女性讀者給女作家較高評價,女性讀者平均給女作家打4分(滿分5分),而給男作家3.8分。然而,男性讀者平均給女作家3.9分(滿分5分),給男作家3.8分,顯然男性讀者願意給女作家更高評價。

研究還發現,男性或女性的閱讀數量相當,不過,女讀者閱讀的2014年出版之新書量,是男讀者的兩倍,顯然女性比男性更偏好閱讀新書。同時,從新書來分析,女作家出版一年之內的新書,八成讀者為女性,而男作家的新書讀者群,則有50%是女性。

男女支持作家、書單大不同

男讀者的熱門書單,前五大女作家作品為:作家克蕾兒(Cassandra Clare)《駭骨之城》的第六集《City of Heavenly Fire》、作家洛克哈特(E Lockhart)《We are Liars》、作家邁爾(Marissa Meyer)的《衛星長髮公主》、作家麗文(Gabrielle Zevin)的《A.J.的書店人生》、作家羅斯(Veronica Roth)的《分歧者外傳:Four》。

女讀者的熱門前五大男作家作品為:作家瑞格斯R(ansom Riggs)《空城(暫譯)》(Hollow City)、作家萊爾頓(Rick Riordan)的《混血營英雄》第五集(The Blood of Olympus),這兩本都是青少年文學。另外三本是作家杜爾(Anthony Doerr)的歷史小說《我們看不到的所有光明(暫譯)》(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的《梅賽德斯先生》(Mr. Mercedes),以及作家蓋布瑞斯(Robert Galbraith)的《蠶》(The Silkworm),而蓋布瑞斯其實是英國女作家 J.K.羅琳的筆名。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astya Shershneva

資料來源:

  1. Why men prefer books written by male authors: Study reveals stark gender divide in our reading habits
  2. Readers prefer authors of their own sex, survey finds
  3. Why men prefer books written by male authors
  4. 2.5 Minutes With Joanna Walsh

相關連結:

  1. Will #readwomen2014 change our sexist reading habits?
  2. Vida組織發佈的女作家和書評統計報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