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靜(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中文世界難得有文字為主的情色雜誌。

我的意思是,以圖片、漫畫為主的刊物,並不缺乏。嚴肅的學術研究及論述,過去二十年來數量雖然不多,但在年輕知識界流傳甚廣。前者被流行市場主導,後者即使再普及也只限於被少數具備相當文化資源的階層消費。在鐘擺的兩端之間,有大量的空白。比如說,人妖性工作者跟生理男或生理女的性工作者有甚麼異同?以「食」到靚妹仔為一生志業的中年人,「食」到時有甚麼感覺?

我們也許活在類近的現代性話語框架下,但每人的性喜好、性經驗卻千差萬別,有各種從未及日益難以被說出口、從未及日益難以被聆聽的思想感情、感官世界。《dirty》作為一份雜誌,好處就是「雜」,從跨性、雙性、異性、賣性,至殘疾、精神障礙,看似無關連的群體、個體在同一個空間、同一個平台上彼此互看;語言地道、平實,讓讀者透過閱讀回想自身,進而想像文章之間的關係,想像文章與你,與社會的關係;這些在性潔癖的香港,尤其難得。

如果一份雜誌,能為我們道貌岸然的世界,打開一個缺口,讓大家乾乾淨淨的走進去,卻弄得手腳盡濕、髒兮兮的爬出來,那確實是功德無量,值得期待呢!

本文為《dirty Vol.01》的推薦文。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ita M.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