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則是以《羅馬帝國衰亡史》作者吉朋(Edward Gibbon)的一段話來說明獨處的重要性:「對話增進理解,但孤獨才是天才的學校。」

他進一步解釋:「理解,是帶有社會性,需要透過接觸而達到的狀態,但是體會、智慧,卻是純個人,」需要透過個人的處理、交戰、吸收及轉化,才能沈澱而成。「獨立思考的意思是,我們敢不敢自己一個人決定,什麼是真正的價值,」他說。

從這個角度出發,獨處與獨立思考,其實就是一體兩面;這也呼應了楊照的觀察:不懂得獨處、因而沒有自我體會的人,也就無法以「體會」去與他人交流,自然也就得不到平等而深刻的關係了!

真正的問題不在閱讀,而是資訊傳遞的路徑

然而,詹宏志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在閱讀本身,而是網路時代裡資訊傳遞的路徑。

詹宏志以自己在亞馬遜購書的經驗舉例:幾年前,剛開始在亞馬遜購書時,詹宏志一開始還覺得系統推薦給他的書都很不錯,但慢慢地他才發現,亞馬遜系統的推薦演算,最後只是讓他自己變成了「過去的習慣與興趣的囚犯,……我以為我接觸到了全部,但接觸到的全部都是自己!」

同樣的狀況,也出現在社群媒體裡,過去每個人都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全部,但是在社群網站裡,人們常常出於選擇或互動的習慣性,讓自己最後都被與自己類似的意見所環繞,反而「成了自己意見牢籠裡的囚犯」。

「社群媒體是中立的,」楊照指出,相較於過往,網路其實帶來了更多的選擇,也讓人更容易選擇,但是人們卻常常自己放棄了選擇,「最恐怖的,是你只讀讀得懂的東西!」

如果我們的閱讀也總是停留在既有的範圍裡,那不也是讓自己成了過去的習慣、過去價值的囚犯?那麼到底為什麼要閱讀?也就成了我們下一個必須思考的課題了!

延伸閱讀:

《自尋煩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