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Readmoo電子書執行長)

有記者問我,Readmoo 為何要參加台北國際書展?

此問題一出,我楞了一下。腦袋裡千迴百轉。這記者這麼了解狀況,知道紙書平台商,如博客來、讀冊,都不參加書展嗎?還是?

看似莫名的問題,但 Readmoo 不是沒有答案。每一年,我們心內都設定了不同目標。第一年, to B,目標是讓業內的人認識我們。第二年,to C,爭取讀者認識,讓紙書讀者成為我們家會員。第三年,換真心,希望讀者在認同之餘,開始消費。

另外,即使是擺攤參展,我們也要做點不一樣的事,做一些出版業界不曾嘗試過的新方法。

第一年:閱讀再啟動

IMG_1495
2013 年,Readmoo 開站不過三個月,我們參展的目的,是為亮相。是想讓參展的出版社(同業)了解我們更多,知道我們是出版社未來的好夥伴,而非敵人。

在世貿一館的數位出版專區,我們租下兩單位的攤位,同時我們也以「閱讀。再啟動」為主題,租下 16 個捷運走廊燈箱、通道牆壁。

連通道展示連通道書展

燈箱上,書封碩大亮麗(都是當時參展出版社的好書),掃描相對應 QR code 即可試讀內容。這項創舉,讓許多原先不認識我們的出版社和讀者,對我們有了印象。而與我們合作的出版社也明白,即使電子書銷售不大,但確實是方便的行銷手法,曝光容易,可帶動紙本。

在書展會場時,我們也拜訪一家家未合作的出版社,把業者帶到我們攤位簡介,讓出版社了解我們在做什麼。因為明亮特別的設計,引發許多讀者好奇,逛進我們攤位認識我們。

第二年:一本初衷

2014 年,我們加入「讀字集團」(ㄟ?有這集團嗎?),融入讀字部落之中,與許多獨立出版社一起戮力打拼。

Readmoo在讀字部落

一塊塊珍珠板上印著書封和 QR code 吊掛在部落的原始麻繩上。我們也發行若報紙般大的「犢號外」,宣揚雲端閱讀概念,以及從頭到尾我們對閱讀的一本初衷

當時群星文化剛成立,還沒推出任何紙書,僅先推出電子書,我們搭配買電子書送紙本書、作家親簽藏書票、與電子書作家見面會等活動來推書。同時也與其他出版社合作「這 e 本有電子書」的尋寶活動,帶動讀者到不同出版社去逛逛看看。

在書展之前,我們也先利用 Google Hangouts 與美國作家休豪伊專訪並製作影片。書展時,則與出版社一起協辦活動,將這位從一萬字電子書起家的自助出版作家深入淺初地引介給台灣讀者。

與導演葉天倫和演員簡嫚書的《大稻埕電影寫真全記錄》電影書講座活動,我們製作了《重返一九二〇黃金年代》電子書來搭配。我們與北美館授權了一九二〇年代台灣當時的人文風景畫作,並採訪館藏人員寫成解說,集結相關文章成書。

2014年首次發刊的:犢號外!

2014 年的書展,我們希望藉由電書+紙書和暢銷作家/演員合力出擊,集結「讀字集團」的魅力,讓更多愛閱讀的消費者,認識我們,成為電子書讀者。

第三年,字釀酒

夥伴說,2015 年是讀字小酒館,我們要做字釀酒。當時我的腦袋裡,馬上飄出旋律:「……別皺眉頭。 因為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你的口;喝吧!別考慮這麼多。」

配合 Readmoo 網站整體改版,可愛的夥伴們以「用閱讀,把自己釀成一杯最醇的酒」為題,策劃了酒瓶型的電子書書封來販售電子書套卡。漂亮套卡內有電子書兌換碼和作者或繪者的簽名。讀者只要撕下極度文青風的酒標,到櫃檯結帳,就可拿到套卡。

今年群星文化也一歲了,不論紙書和電書,都有福袋式的好康組合。《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則是我們今年的最新萌軍。一如往常,新書在書展時,仍先推電子書,今年我們以文創周邊商品(一定要加上文創兩字,這樣就比較偉大?)和電子書的結合……,再度做一點不同的事情。

O2O,相遇在講座

我們總是暱稱 Readmoo 電子書的讀者為 Mooer,只要一個 email,或按下 Facebook 或 Google+,就可成為 Mooer。也因為這麼簡單,我們根本不知道 Mooer 是男是女……。Mooer 這線上(online)讀者群,到底是什麼模樣呢?大家要網聚相互認識嗎?犢講座是我們舉辦的 Mooer 聚會。實體(offline)講座見識到作家的魅力、粉絲讀者的忠誠,也讓我們進一步了解Mooer的需求。不論是線上還是線下(O2O),我們是一群對閱讀不倦的人。

記得啊,Mooers 大大,2015 的讀字去旅行之讀字小酒館之字釀酒,台北世貿一館 B311 見!

附註說明:「讀字集團」=「讀字去旅行」攤位:為2011年起,由數家獨立出版聯合參展所成立。「讀字去旅行」一直是台北國際書展中最受矚目的亮點之一,今年將以「讀字小酒館」為主題。每年此讀字集團都在擴大中,攤位設計總令人驚喜,呈現繽紛多元的台灣獨立出版風景。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eadmoo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