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路那、栞;整理/栞

辻村深月以《時間停止的校舍》出道,目前在台灣的已有七部翻譯作品,雖然不盡然是推理小說,卻往往藏著推理的技巧,作者本人也期盼被視為推理小說家。她提到自己創作小說時,通常都不會先決定結局,才能讓故事有其特殊的樣貌,而且自己對於推理的定義相對寬鬆。只要有謎團、秘密或機關就可以當作推理小說。因此自己的作品雖然在謎團方面稍微薄弱了些,在創作上卻相對自由。

平常並沒有特別針對社會問題的意識,但較大的社會事件還是會影響到辻村深月的作品氛圍。像《請殺了我》一開始想寫思春期的故事,後來受到社會上少年自殺事件的影響;《島與我們同在》雖然提到福島核災,但除了寫青少年的心境,其實更想把故鄉當作主題;《太陽坐落之處》則是把所有青春期能想到的創傷、陰影寫進去。

《島與我們同在》希望可以將對故鄉想到好或不好的事物融入其中。因此一方面描寫了在故鄉居住美好的一面,另一方面也透過奧運選手蕗子表現出無法在故鄉生存的不好面向。在寫作的過程當中,無可避免地會描寫到故鄉的改變、被嚴重影響的層面。因此雖然沒有特別描寫社會議題,卻會不知不覺滲入故事裡。

辻村深月的作品中有相當強烈的「都市」與「村落」的對照。從最早創作的《水底祭典》,雖然在本土,但都市離主角的距離最遠,心靈的距離也最遠;《太陽坐落之處》則是乾脆的分為都市組與村落組;但到了2013年在日本出版的《島與我們同在》中,故事中的主要場域雖然孤立,但交流相當頻繁,人與人的關係也更為緊密。這樣的狀態正是因著創作的順序與作者本身的成長而展現。居住過都市與村落的辻村深月認為,雖然日本有所謂「格差」這個形容差距的詞彙,但兩個地方各有利弊,不會特別去評判優劣。

另一個在辻村深月作品中的主要議題,則是「青春」,即使到了故事中的角色成年之後,仍極力描繪出青少年時代對其的影響。辻村深月認為一般人成為社會人士之後,比起青春期那種赤裸裸的衝撞態度,反而比較是會用打馬虎眼的方式、有意識地變得遲鈍,讓自己不去感覺周遭發生的事情。這種心情最強烈的時候,便是在撰寫《太陽坐落之處》時,會認為讓自己有意識地變得遲鈍,對自己或對周遭的人來說都是件不能原諒的事。或許讀者在書中這麼強烈的憤怒情緒下,也能獲得療癒。

《我的料理量匙(ぼくのメジャースプーン)》是辻村深月最希望被認可為推理的一部作品。故事中發生了兔子被殺的事件,主角的朋友因為太過衝擊而無法說話,但動物虐殺的犯罪卻僅僅被視為器物毀損。因此主角開始思考這樣的罪名是否妥當,犯下這個案件的犯人應該給怎樣的懲罰才對。目前還沒有在台灣出版,希望有機會能聽到台灣推理讀者的評價。

最後辻村深月聊到了自己的閱讀偏好以及影響自己的作家。如果影響自己開始寫推理的綾辻行人是「爸爸」,那麼宮部美幸就像「媽媽」,另外還有恩田陸、桐野夏生等。大學時代讀到恩田陸的《第六個小夜子》,才發現青春小說原來還能這樣寫;桐野夏生則是讓她體認到,人的情感本身就可以當作題材;宮部美幸則是用柔軟的筆調去書寫非常殘酷的事情,不強加自己的意見給讀者,而是透過閱讀讓大家去尋找解答,是一位非常厲害的作家。辻村深月也列了十本書單,讓大家透過這些影響她的作品,也能夠稍稍了解到辻村深月風格形成的軌跡。

讓你更深入認識辻村深月的「非」辻村作品

  1. 第六個小夜子/恩田陸
  2. 所羅門的偽證/宮部美幸
  3. 異常/桐野夏生
  4. Another/綾辻行人
  5. 密閉教室/法月綸太郎
  6. 魍魎之匣/京極夏彥
  7. あなたの魂に安らぎあれ/神林長平
  8. 殺戮之病/我孫子武丸
  9. 神様ゲーム/麻耶雄嵩
  10. 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道尾秀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