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食曼

在歐洲,剛從高中畢業的學生們,在正式進入大學成為新鮮人之前,大多會選擇到世界各地旅行、探索,這樣的出走,也許是單純的旅行,也許是去當國際志工,又或者是打工旅遊,而這段出走的時間便稱為「空檔年(Gap Year)」。

第一次接觸到「空檔年」這個字眼、觀念,是在高中時從雜誌上看到的,記得對於當時被考大學、尋找人生出路壓得快喘不過氣的我來說,這是一個多麽全新的震撼與嚮往啊!嚮往什麼呢?嚮往那種自由、無拘無束的感覺;嚮往跳出教育體制,看見課本之外的世界的機會,以及嚮往挖掘出連自己都不曾發現的自己。

有一次,我和家人分享了我想要出走、到世界各地當背包客的夢想,沒想到竟然被澆了一大桶冷水,「你有錢嗎?」、「這樣工作怎麼辦?」、「要旅行那就單純請個一個禮拜的假旅行就好,有必要要去個幾個月,甚至是一年嗎?」諸如此類的問題朝我砲轟而來,在那個瞬間我突然理解為何眾多「台灣人」所寫的壯遊書的開頭都是「我是在訂了機票,一切都確認好之後,才告訴家人我要出發了。」

「如果一個人一開始旅行只是想看看這個世界,很正常嗎?」他問。
「是。」
「然後呢?」
「……後來的我只是想看到自己。」

就承認不是什麼偉大的冒險,不是為了改變世界,沒有什麼大道理,只是想成為自己。

––摘自黃于洋《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

背包客們或許真的任性了些,但我相信他們也是經過一番思考、掙扎過後,才真正出走的。最近看了黃于洋的《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又再次燃起我心中踏出台灣,當個背包客的渴望。年僅 24 歲的黃于洋,從 16 歲開始就獨闖天涯,足跡踏遍亞洲、中東、東非、歐洲、中南美。從她的書中,可以看見一個年輕旅人透過書寫的方式,紀錄下她的所見所聞所想,而這些經歷也一點一滴地塑造成如今的自己。

一個人旅行,不孤單、不害怕嗎?語言不通怎麼辦?在外地生病誰來照顧自己?在踏出父母為自己建立的舒適圈,面對人生地不熟的環境時,我們習慣先以悲觀的想法來思考,擔心、恐懼的感覺總是大過於興奮與期待,但其實人的生存本能會逼使自己快速成長,以便適應環境、生存下去。

《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中黃于洋寫了不少對於人生的體悟與感觸,當然許多壯遊書描述的無外乎也都是如何節省旅費、在異地遇到了什麼樣的人事物、讓他們有什麼感觸等,但黃于洋的文字卻有種魔力,總讓在閱讀此書的我,隨著她的文字不停地自我反思起來,思考著現代人所強調的「世界觀」究竟是什麼?如果連自己的國家都不關心了,培養世界觀又有什麼用?科技是否真的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對於一個隨時都會離去的旅人來說,是否有資格以及能力去改善當地人的生活?

去西奈之前,根本沒想到自己有機會當潛水教練;去尼泊爾之前,不知道自己很喜歡登山;沒有那幾年在路上的日子,不知道自己是有能力說故事的人。人生是申論題,不是選擇題,很多條路事現在看不到的,但是生命從來沒讓我們失望過。

後來也不怕人家問了。

「妳之後要幹嘛?」
「我不知道耶,但是我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

––摘自黃于洋《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

透過《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能夠明顯地感受到,和同齡的女孩相比,黃于洋顯得相當成熟,我想這就是旅行送給她的最大的禮物吧!就如同書的目錄所提,在旅行當中學習接受「衝擊與反思」、珍惜「相遇與學習」的機會、最後從中獲得「經歷和成長」。

人,其實一生中都在以各種方式去了解自己、挖掘自己的潛能,而我深信著在每一次重新認識自我的過程中,總是能得到最初未曾預料到的極大的成就感,而出走,正是一個認識自我的最佳方式。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這個世界的極限又是什麼?趁著心中這股熱血還在,別再猶豫不前了,背起行囊出發吧!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arry Knight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