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by Ogawa Kazumasa

1867年1月9日,明治天皇即位,未來,他將奠定日本成為亞洲強權的基礎。一個月後,夏目漱石接著誕生,他將深受明治時期風潮的影響,以全能的文采席捲文壇。

明治時期志士普遍認為民族國家需要有強列且優秀的國民性格作為核心,因此追求進取、勇敢、公德等性格,英法兩國的民族性格可以說是當時人們追求的終極目標。這也塑造嚴厲主義盛行環境。在夏目漱石成長的階段,人們對自己強烈的反躬自省,對於事情出發點認真探討其善惡動機,就算他人不追究,自己也莫不感忘。這種精神驅動著日本一步一步邁向強國之路,對個人來說,極致且純粹的觀點容易成為準則。

在夏目漱石作品《心》當中,利己主義幾乎是一種罪,主角對於家人的態度注定成為罪惡感的溫床,而崇敬的老師也因為對他人背叛立下嚴厲的世界觀,卻也因為自己背離那世界觀的行為而自責一輩子,導致悲劇的誕生(雖然對主角們來說,那是一種必然的結果)。整個故事完整體現了明治時期近乎苛求的道德感與嚴厲的自我要求,也讓這部作品成為日後日本風行的私小說原型。

從這種觀點出發,浪人劍心的人物設定恰恰體現了明治時期知識分子那種自我嚴厲、純粹的孤獨感,隨著故事的進展,劍心的的性格也隨之轉化為現代的觀點:就算背負著罪,也該好好活下去,努力償還。

延伸閱讀

夏目漱石《心》:念茲在茲,非心之心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