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恩.阿考夫(Jon Acuff) 譯/劉復苓

我們已經消除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惡意中傷,還剩下百分之一,真是太有效率了!只不過現在有個問題:光是這百分之一,就足以把你剔除卓越之路,打回平庸。

這是個數學問題,不蓋你,但要先從我們如何處理讚美做起。多數人無法全心接受讚美,第一個反應總是先加以否認。我們立刻回絕,還說;

「哦,沒什麼大不了。」

「看起來很厲害,其實很簡單。」

「那一點都不難。」

我們把別人的讚美打折扣,並確保接下來的卓越之路上不會再有人提出一樣的讚美。我們加以忽略,繼續向前走。

可是,當有人汙辱我們,或討厭我們所做的事情,我們的反應卻完全不同。突然間,我們放下手邊的事情,專心對付憎恨。

我們一心一意與它周旋到底,把精力全部花在這上面。

這些酸民可抓到我們的弱點了。他們很了解他們在說什麼。我們需要全力以赴鑽研他們說的事情。在這種時候,我們往往會相信批評者的數學思維。這個公式很簡單,因為我的數學不好。請看:

一句中傷+一千句讚美=一句中傷

你懂了嗎?

聽到一千句讚美後,只要一句中傷,我們便滿腦子負面話語。

這聽來可笑,但我向你保證這千真萬確。我在全國各地看過數百個例子。我擔任企業顧問時,親眼見到公司為了某位不滿客戶的抗議,而斥資多少金錢和時間來修補。他們會召開精英會議專門討論底特律那位史蒂夫的問題,完全無視於一千位粉絲對於公司的讚賞與鼓勵。

就連我自己也無法避免。我在撰寫這本書的時候,我的第三本著作《辭職高手》在亞馬遜網路書店上獲得了一百六十個五顆星,以及三個一顆星的評論。猜猜看我只記得什麼內容?

批評者的數學思維人人難逃,就連這方面的專家也難以倖免。賴瑞.大衛(Larry David)是電視影集「歡樂單身派對」(Seinfeld)合夥製片,這是美國電視史上最成功的影集之一。他手上的另一個節目也非常受歡迎,是 HBO 的「人生如戲」(Curb Your Enthusiasm)。我有天晚上在等候班機,隨手拿起以他為封面的「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就算說他是全面成功也不足以描述他的成就。

我上了飛機後繼續翻閱雜誌,了解到這位史上最成功的電視人是如何處理批評者的數學思維。

有一天,長期住在洛杉磯拍片的大衛有機會返回紐約家鄉,他趁機看了一場洋基隊的比賽。比賽進行到一半,球場經理發現他坐在觀眾席中,於是將他的照片登在大螢幕上,還大聲播放他節目的主題曲以向他致敬。真是偉大的一刻!雜誌文章作者把當時的情況描寫得淋漓盡致:「滿場的粉絲起立為這個發生在布魯克林的無厘頭故事歡呼。這應該是一輩子最難得的時刻,如同傳記片裡終獲救贖的大結局。」

哎呀,在這個大獲全勝的歡樂中,批評者的數學思維卻露出它醜陋的面孔。球賽結束後,賴瑞走向他的車子,有個陌生人開車經過,對他叫囂:「賴瑞,你爛透了!」

你猜得出來賴瑞在回家的路上滿腦子想的是什麼嗎?你猜得到他只提到誰嗎?你猜得到是誰讓他牽掛了一整天嗎?

那個罵他爛透了的陌生人。

批評者的數學思維讓全場的歡呼完全消失,批評者的數學思維讓五萬名粉絲變不見。這魔術大衛.布萊恩(David Blaine)做不到,大衛.考伯菲(David Copperfield)百思不解,克里斯.安琪兒(Criss Angel)更是望塵莫及。

批評者的數學思維就是那麼厲害。

※ 本文摘錄自《開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