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念穎

平靜敘事道出新舊時代衝擊

上升的一切必將匯合》以美國五○年代的南方城市為故事基底,用三篇短篇小說的篇幅,交錯呈現種族、性別、親子、歷史觀點的衝突地帶。當時,公車上的黑白隔離制度甫解禁,歐康納以精準而帶著嘲諷性的眼光,攫抓住在白人乘客血脈中汩汩流動的種族優越,因為與黑人「平起平坐」,而錯亂身分認同的心理變化。

擅於呈現人性的破敗

人物性格古怪偏激、情節怪誕離奇,上述特色被視為歐康納小說的一貫風格。她的取材多來自家鄉,即美國南方的小鎮生活。在她筆下,故事的張力不曾喧嘩,卻是挟著穿透人性灰暗面的力度朝讀者直撲而來。瑞蒙・卡佛的寫作風格曾受她影響,米蘭・昆德拉、大江健三郎也多次引用其作品內容。

了解真相的唯一途徑,便是透過褻瀆

身為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歐康納毫不掩飾地在作品中揭露自身信仰,然多數時候卻是持著一種懷疑且近乎批判的角度。對這位凡事力求真切的文字創作者而言,她無法忍受小說淪為宗教的傳聲筒。她曾說:「如果作品在完成後,讓人感覺作者採用欺詐的手段篡改、忽略或扼殺了相關情節,那麼不論作者的初衷如何,結果只會事與願違。」

※ 3/28~3/29《上升的一切必將匯合》 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