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在台灣,有一些人推動讀經班:讓小學一兩年級的學生閱讀甚至背誦儒家經典。他們認為這不但可以讓小孩吸收古人智慧,也能促進小孩的語言能力,並提升教養和道德。

在我看來,這些都是迷信。

讀經可以得到古人的智慧嗎?

我很懷疑這件事情,因為大部分的經文翻成白話之後看起來都一點不聰明:

  1. 教育女人或奴僕,比起教育一般男性,困難多了。
  2. 常常學習,不是很快樂嗎?
  3. 跟正直、誠實或見多識廣的朋友結交比較好,跟花言巧語、人前奉承人後暗劍的朋友結交,比較不好。

事實上,這些語句不要說不值得背誦,連印成書要小朋友讀,我都覺得很誇張。但是一旦把它們翻成文言文,看起來就變得很有智慧,以此為理由推動讀經班,根本是對古文的崇拜,而不是對智慧的追求。

有人可能會說,要傳達古文的智慧,必須有好的釋義,你挑最爛的釋義出來比較,不太公平。我同意,基於我對儒家經典的無知,選出來的翻譯版本可能不夠好。然而我也值注意到:目前似乎也沒有哪個翻譯版本夠好,足以取代讀經班裡兒童手上拿著的古文。這個現象其實滿怪的,如果你仔細想想,會發現它暗示兩種可能性:

  1. 學界對於這些經典的詮釋尚有爭論,因此無法給定「正確」的詮釋,只好叫小朋友先念原版,比較保險。
  2. 不管怎麼翻譯,讀起來都沒有原版那麼有深度,因此還是讀原版好了。

若(1)為真,我們會遇到麻煩:如果經典的意思尚未確定,我們怎麼能肯定它值得念?如果(2)為真,那就恰好說明讀經班只是基於美感考量選擇讀原版,跟智慧沒有什麼關係。

此外,叫小孩讀原版經典,也會遇到一些實務上的困難,例如讀不懂。對於這種困難,我遇過最扯的辯護是:「讀不懂沒關係,先背下來,一輩子都可以慢慢咀嚼」。我認為這種對於特定文字的崇拜,已經到了宗教層次,而不是學術和閱讀了。

讀經可以促進語文能力嗎?

讀經典的小孩語文能力比一般小孩好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大一部份取決於家長如何衡量小孩的語文能力。

有一些家長認為語文能力在於清楚表現自己的想法,並且能達成有效的溝通。我目前沒有看到任何證據顯示讀經教育跟這些能力有關連。

然而,也有一些家長,當小孩能將論語琅琅上口,他就會認為小孩語文能力變好了。這讓我想到有一種才藝班,讓小朋友花一兩個小時重複練習畫同一個公主,小朋友回家之後能憑空畫出公主,家長很高興,但是那小孩其實並沒有學會畫畫,他只會畫公主而已。

小孩能隨口背出一兩句論語,並不反映他的語文能力進步,而是反映家長對論語的崇拜。

讀經可以增長道德和教養嗎?

怎樣讓公民有道德?這是長久以來困擾每個社會的問題。家長普遍在乎這個問題,我覺得這是好事情。然而,若認為讀經能讓小孩有教養,其中推論可能有瑕疵。

證成因果關係,總是需要對照組來排除其它不相干因素的干擾。讀經班常宣稱「參加讀經班的小孩,比沒讀經的小孩來得有道德和教養」,但即使此宣稱符合事實,對照組的設計依然不理想,因為它無法排除讓小孩變乖的其它可能性,例如:

被規定每天花一個小時背誦自己無法理解的句子。

關於「讓人變乖」,社會學上有個特別的詞,叫做「規訓」。社會上有種常見且有效的規訓方法,叫做「刁難」:要脅別人做在他看來完全沒必要做的事情。這種手段在軍營和辦公室裡常常發生,前一陣子還害東華大學的學生被灌酒灌到昏迷

如果你有辦法叫小孩乖乖坐在那背誦他原來根本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背的東西,小孩其實就已經一定程度被規訓成功了,至於到底背的內容是什麼,根本不重要,因為這段規訓成功的要素是執行者的權威,而不是被背誦的特定內容。

讀經教育是問題而非政績

中研院文史所李明輝老師去年年底接受中國媒體專訪,討論到讀經教育的時候他說:

臺灣現在基本上還是一個以儒家傳統為主的社會,普通民眾還是相信儒家的,反而是很多知識分子不認同儒家。因為臺灣基本上還是受到早期「五四運動」反傳統思潮的影響。如此一個不幸的結果是由於國民黨提倡儒家,有些人因為反對國民黨而反對儒家,把儒家和國民黨綁在一起了。這些人討厭國民黨,就覺得儒家是幫凶。其實在民間反而不一定有這種情緒,這都是知識分子的問題,不是老百姓的問題。

李老師認為台灣的知識份子是因為反國民黨,所以反儒家,所以反讀經教育。看起來他是在反對這種用政治意識形態參與經典教育討論的方式。

然而,在我看起來,如果台灣的經典教育爭論持續跟政治意識型態掛勾,李老師的這種談法也幫了一把。因為台灣當然也有人不談國民黨,而是舉出其它論點來質疑讀經教育的成效和副作用1,這些想法,李老師通篇訪問裡提都不提,直接把反對者塑造成邏輯不好的政治狂熱者,這是不公平的。

如同文章前半段所述,如果不把台灣的讀經教育理解成某種崇拜甚至宗教,我們實在很難說明讀經教育的諸多要求和眉角。(如果類似情況發生在哲學教育上面,我一定會跳出來罵人)在台灣推動儒學的人,應該把這種讀經教育的存在當成問題,而不是政績。

  1. 例如格瓦推的文章〈儒學是毒品,別碰!──我在讀經班的日子〉,雖然有提到國民黨對讀經班的支持,但也包含許多從教育上反對讀經班的論點,而這些論點並不奠基在台灣獨有的政治立場上。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louis .®

延伸閱讀:

朱家 安不要偷懶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