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by Jonathan Feng

文/李鴻源

面對一個站在國家高度認為必須存在,對土地卻可能造成無可彌補傷害的計畫,我們要如何明智對待?要用什麼樣的標準來衡量,做出明確的判斷?我認為最終還是要回到科學論證。政治雖是眾人之事,但更需要專業支撐。

從省政府到進入行政院,我必須大膽地說,政府並沒有學到教訓。二○一一年,我到公共工程委員會擔任主委,當時正是苗栗大埔案引發軒然大波之際。有次在週四的院會上,國科會(現為科技部)報告說明大埔農民經過安撫,原則上沒有問題。

這時,我舉起手。

我說,我是新來的,所以大埔事件的前因後果,我並不清楚。但我只想問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到底台灣需要多少個科學園區?每個縣市都需要一個科學園區嗎?」

說完後,整個院會現場一片沉默,沒有人有答案。我接著說,我們二、三十個部長坐在這裡,沒有人可以說服自己,台灣需要多少個科學園區,「我們憑什麼去圈地,以致造成一堆民怨?」因為不關我的業務,我也只能點到為止。

沒有科學論證,沒有專業支撐的政策,無法說服人民接受。我到內政部後,看到這樣的政策矛盾仍不停在上演。

我上任後,看到內政部忙著解決兩大問題,第一是台北的高房價,讓年輕人和中低收入戶在台北沒有辦法生存,在行政院的政策指示下,營建署忙著在大台北找地蓋合宜住宅(社會住宅),希望年輕人在台北能有一席之地,住得起房。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當時還在內政部的社會司(現在衛福部)永遠在忙著解決老人安養、隔代教養和新住民等議題,以及各式各樣因為城鄉差距不斷擴大之下所衍生的新難題。

這看來是不相干的兩個問題,答案卻只有一個,因為人口過度集中到都會地區,尤其是大台北。

日據時代剛結束的大台北,人口只有一百萬,現在已經擴張到八百萬人。過去我在台北縣(現為新北市)服務時,最常開的玩笑是台北縣的雲林人,比現在住在雲林的人還要多。因為人口過度集中,衍生出高房價、交通壅塞、水汙染、空氣汙染,以及淹水、缺水等現象;鄉下卻見不到年輕人,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台北,既是人口集中區,也是政經中心,等同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從物價、房價到生活環境、生活品質來看,台北都不應該塞這麼多人⋯⋯我深深感受到,台灣不能再陷入小倉鼠般的滾輪命運,現在,或許就是改變的契機。

※ 本文摘錄自《台灣如何成為一流國家》 from Readmoo電子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