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譯/洪慧芳

親愛的畢業生:

恭喜你!畢業了!

此刻的歡樂,想必是你付出了很多心血所換來的,現在,是該好好慶祝的時候。這段路程,有如攀爬陡峭山峰,既艱辛又漫長,不妨花點時間站在山頂上,為你今日的成就感到自豪吧。

無論你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往哪裡前進,抑或對前途有點迷惘,未來,都有一個超大的驚喜正在等著你。

大學畢業的時候,我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踏入科技業。記得九年級時,我被派去參加數學比賽,是所有選手中唯一的女孩,這讓我因此認定「數學是男孩的學科」,從此,便放棄數學了(沒錯,這完全和「挺身而進」背道而馳)。此外,我是 1991 年 6 月畢業的,比網際網路的出現還早兩個月,大學生涯完全沒接觸網路,當時也沒有拍照手機──這對那時打扮俗氣的我來說,倒算是件好事。

如今的世界無疑瞬息萬變,「把握機會」比以前更加重要。我也不必提醒你,現在的景氣有多麼不好,因此儘管畢業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多數的畢業生卻都感到有些惶恐不安。

你必須吻過很多青蛙才找得到王子?

畢業,是人生中比較棘手的轉捩點。學校生活的架構分明,預期明確;現實世界則比較難優游其中。你朋友即將各奔東西,你學的技能也不見得都能應用在職場上。你踏入社會之後,不禁納悶自己是否做對了選擇,你希望能有更多的機會。

事實上,大學剛畢業的我比較在意的是私人生活,而非職業生涯。我的父母比較早婚,他們一再提醒我,「好男人」在大學時就名草有主了。我聽進了他們的話,還在宿舍牆上貼了一張海報,上頭是一隻青蛙坐在鑲著荷葉邊的四柱床中央,下面有句話說:「你必須吻過很多青蛙才找得到王子。」

我吻過幾隻青蛙,感覺還不錯,但如今回想起來,我很訝異竟然有人願意在那張可笑的海報下吻我。畢業時,我既沒找到王子,身邊也缺乏青蛙,對未來深感焦慮。

跟你們一樣,我也是在不景氣的年代踏入職場,當時,就連已經找到工作的朋友也惶惶不安,我更是緊張。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進入喜愛的產業;花了更長的時間,才找到另一半;又花了更久的時間,才敢發表見解。

男女平權的承諾比想像中遙遠

剛畢業時我認為,女權主義的先鋒已經為我們披荊斬棘,爭取到男女平權,我可以坐享其成了。剛踏進職場時,同事中的男女比例相當,年復一年,同仁中的女性愈來愈少,後來,我經常是辦公室裡唯一的女性。慢慢地我才發現,男女平權的承諾很遺憾地並未完全實現。

跟母親、祖母那幾輩的人相比,我們這代擁有更多的機會,但職場上仍存有很多對女性不利的偏見。待遇和性別始終無法完全脫鉤。我們渴望以實力取勝,單憑能力與他人較量,然而這個世界老是在我們的成就上特別標注性別,例如「女醫生」、「女導演」、「馬拉松女跑者」、「女議員」。

無論男女,鮮少人能在職涯中平步青雲。女性面臨的挑戰更多,包括公然與隱約的歧視、性騷擾,以及缺乏合理的公共與勞力政策。少數族裔女性所面臨的障礙尤其大。這麼說的目的,並非為了潑你冷水,而是希望你先有心理準備。在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偏見以前,我們無法改變偏見。對此,本書雖然沒有提出全方位解答,但的確探討了許多議題,我真希望當年自己畢業時就已經了解這些議題了。

男人通常憑潛力獲得升遷,女人卻得憑過去的績效

在你即將展開職涯之際,你需要知道,男人通常是憑潛力獲得升遷,女人則是憑過去的績效。此外,男人事業有成時,會受到更多男性與女性的愛戴,但事業有成的女人,反而比較不受大家喜愛。我到世界各地演講時,都會詢問聽眾:「曾被說過工作上太強勢的人,請舉手。」每次,都只有一小部分的男性舉手,但多數的女性都舉手了……甚至舉了雙手。

另外你需要注意的是,我們常不經意地在內心築起高牆,阻礙了自己。很多女性明明應該往桌前坐,卻退縮到房間的一隅;明明應該大聲說出想法,卻刻意壓低聲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