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歷史小說,我不見得那麼愛讀,常翻閱,多少帶點功利取向,希望透過小說,增進對歷史本身的理解。但此舉正說明了歷史小說的威力、魔力與魅力。

從讀者角度出發,歷史小說教我的事,主要是:關注或引發興趣於某段某部分的歷史、補綴史書空白、解開史實不解之處,以及增加歷史知識。

一段歷史人事,讓人耳熟能詳,很少是因為載於史書,而多半是拜歷史小說所賜。(到了近代,可能影視的成分更高)

早期的例子,譬如《三國演義》,中國文學史最早的長篇歷史小說。我們對三國的興趣,在電影、電視劇、電玩、漫畫接觸到的三國,都源自《三國演義》,而不是《三國志》。空城計、關公過五關斬六將、桃園三結義、周瑜打黃蓋等膾炙人口的戲碼,《三國志》都沒有,久而久之,故事取代了史事,讓讀者虛實不分。然而很難想像少了這些虛構的劇情,三國戲還能不能受到那麼大的歡迎?幸虧《三國演義》,讓三國時代立體化、通俗化。

這就是歷史小說最大的價值。它讓一段在史書裡因為紀傳體例而使故事敘述支離破碎,甚至分散在各傳記裡前後矛盾的眾多情節,獲得統一,貫穿,交織成有機體,進而成為讀者喜歡的歷史。

三國演義》捧紅了趙子龍。此君身騎白馬,瀟灑勇健,形象迷人,不下於諸葛孔明。他名列蜀漢五虎將之一,在《三國志》裡,趙雲卻顯得平板。是歷史小說,使得常山趙子龍成為三國萬人迷。

歷史小說捧紅歷史人物,另有一例。《產經新聞》民調,日本人心目中最理想的領導人,第一名就是坂本龍馬,贏過二、三名的織田信長與德川家康。

但坂本龍馬並不是一開始就那麼紅,是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大河小說《龍馬行》,如椽大筆,讓坂本龍馬活脫脫從歷史中走出來,走進日本國民的記憶裡,在日本人戰敗的心靈廢墟中,燃起星星火花。

是坂本龍馬,引起我對明治維新的興趣,帶來閱讀這段史事的動力。就像劉和平寫《北平無戰事》,涉及的國共內戰,是我向來最不想碰的中國近代史,閱讀小說之後,也開始作了一些功課,想了解到底怎麼回事。

有時候,讀了某個地方、某個時代的史書,而想找歷史小說來強化印象;有時候,反過來,讀了歷史小說,而想研讀史書,還原真相。兩者相互為用,或者說,互相利用。

前一陣子讀了《福爾摩沙三族記》,這位老醫師真厲害,把荷蘭治台時期的生活面貌寫得栩栩如繪。之前讀這部分的台灣史,大多著重於政權輪替與政經、軍事,對於各族群,原住民、漢人、荷蘭人的生活型態,以及彼此互動,描述不夠,甚至顯得空白。讀了這書,一個動感的形貌在腦子裡跳了出來。這是閱讀歷史小說帶來的好處。

另一個歷史小說功用,對我而言,是藉此解開不解之處。

以前讀《史記》,荊軻刺秦王,魯鈍不解,為何荊軻行刺失敗後,對秦王說:「我之所以失敗,是因為要生擒你,強迫你立契約,歸還所兼併的土地。」

我只覺得,荊軻在講酸話,明明武藝不行,殺不了秦王,淨講些自欺欺人的大話。

但查閱史書,行刺方式的相關記載,多處矛盾。最早燕太子丹拜訪荊軻時,表達的上上之策是:派勇士前往秦國,脅迫秦王,迫使他將吞併的土地歸還各國,就像當年曹沫脅迫齊桓公歸還魯國的領土。若此計不行,則刺殺秦王。秦國大將擁兵在外,國內發生動亂,君臣之間必然相互猜疑,屆時各國聯合抗秦,就可擊敗秦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