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從 2014 年來,亞馬遜輪番和全球五大出版商中的 Hachette、Simon & Schuster 及 Macmillan 交戰過,最終幾乎是「迫使」他們達成協議,讓亞馬遜繼續在電子書的定價策略上佔有主導地位。這幾乎證明了亞馬遜的低價策略為他們在電子書市場建立起來的強大話語權,至今可能已經無可動搖了。現在,又輪到另一家五大出版商 HarperColloins(下簡稱HC)站上烽火最前線。

HC 與亞馬遜到了換約時刻,日前卻傳出雙方談不攏的消息。就最新情勢來看,HC 似乎拒絕成為被摸頭的對象;他們已發布消息,回到過去曾被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出手控告的「代理商定價」模式(agency pricing)。也就是說零售業者販賣 HC 出版的電子書,將必須依照 HC 所設的條款,不可自行定價或折扣。

這個做法自然在出版業又再次掀起討論波瀾。其中的爭議點在於,過去司法部起訴五大出版商和蘋果的理由,就是代理商定價策略讓出版商得以哄抬價格,使買書預算有限的讀者受害。而如今 HC 卻又再次走回這條路。

別小看讀者的力量

對此,長期支持代理商定價的美國自助出版發行商 Smashwords 執行長科克(Mark Coker),在 Good e-Reader 訪談中表示,這一切只取決於讀者的態度而已,他並不認為代理商定價會真的傷害到讀者。

「如果出版商犯了將書價訂得太高這種錯,市場就會懲罰他們,」他說,「讀者的力量比他們想像的大多了。」

「如果作者和出版商試圖用太離譜的價格玩弄讀者,他們會說不。出版商會聽見,作者也會聽見。讀者大可對作者施壓……要是讀者覺得作者的書被出版商訂得太高,你可以猜想,他們會做的事就是到作者的推特上抱怨書價太高,因此出版商就會知道消費者很火大。市場的力量是很大的。如果讀者能接受事實,知道作者和出版商能夠從書籍的販售中獲利是很重要的事,因為就是這些獲利能讓他們繼續在出版上供應良好服務,如此一來就皆大歡喜了。如果讀者認為一切都理當是免費的,那麼顯然這是一種讓業者難以永續的態度。」

科克的意思很清楚,如果讀者能接受代理商定價,那麼它會讓作者和出版商在獲利之餘,也能透過讀者制衡在市場裡找到一個定價的平衡點。

不過 The Digital Reader 的編輯霍夫得(Nate Hoffelder)則認為,其實代理商定價策略並沒有真正退出市場。

代理商制早已是悄悄回歸

霍夫得在 The Digital Reader 的部落格中指出,其他已經簽好合約的出版商,事實上仍很大程度地保留了自己定價的空間。他日前調查了 Kindle 的電子書價,發現幾乎所有 Simon & Schuster 和 Hachette 較當紅的書都有聲明是由出版商定價的,而許多 Macmillan 的書也都有這種現象。

許多人形容,這是「代理商輕巧版」(agency lite),不過霍夫得認為,在代理商定價規則仍然普遍存在的情形下,「輕巧版」的比喻並不妥當。

另一方面,儘管亞馬遜聲稱給予 HC 的合約和其他出版商並無差異,但 HC 卻還是堅持要走自己的完全代理商定價規則。因此,霍夫得推測,其他出版商合約享有的好處搞不好比人們以為的還要多。他暗示,HC 可能只是因為討不到別家出版商享受到的好處,因此才會站出來反抗,在他看來,這整件事實在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Photo from Pixabay

資料來源:

  1. Does Agency Pricing Hurt Reading Consumers?
  2. HarperCollins to Bring Back Agency Pricing as Early As Next Week
  3. Because Outright Agency isn’t Good Enough: HarperCollins Now in Conflict With Amazon
  4. What is ‘Agency Pricing’?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