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相信故事書裡說的

要等待才看得到的閱讀好處

說到好處,我想起有人告訴我:「高年級的學生,不該再讀繪本了,沒好處又浪費時間,學不會抓重點和邏輯分析,小說和百科書才適合……」

但真的是這樣嗎?我的觀察是,繪本的故事和圖畫,若能夠喚起讀者的感受、或者讓讀者在看完書之後想要與人進一步討論、分享,一定是因為在讀者的心中對於書中主題或是圖畫內容,有了想法和認識。兒童讀者也是如此──學齡前讀過《好餓好餓的毛毛蟲》,上了小學後若有機會讀了類似《跟著動物建築師過一天》、《一吋蟲》時,小讀者們必定會因為「與動物有關的主題」、「書裡所描述的自然生活」、「深入認識動物生活特性」……這些不同的概念,而拓展了閱讀經驗,再逐漸形成個人的知識網絡。這個過程和結果,幾乎無法在短期內看到「好處」。甚至,有些閱讀數量極為驚人的小讀者,到了高年級都不一定能明白具體的說出自已到底「讀懂了什麼」,或是「想到了什麼」!雖是如此,孩子們還是願意不停的找書、看書,享受每一則故事。

為什麼呢?關鍵就在於「故事」本身看似沒有直接訓練孩子的邏輯能力,實際上,在不同筆法的故事中,孩子們早就學習了千百種述說的方式和想像力,只是那些已經長在孩子身體裡的能力,不盡然是成人能夠理解的。

像是小狗哥哥從出生開始,聽了約莫上千本的繪本故事,直到小學三年級的此刻,他才能稍具結構、又富創意的口述及書寫他觀察到的人事物。但就算是如此,面對老師的命題小短文時,他也仍有腦袋卡住的時候,想不出來也寫不出來。但我卻從不擔心,反之我還希望他在熱愛《數學小百科》、《湯姆歷險記》這些書的時候,別忘了小時候陪他長大的那些繪本呢!例如,《誰在看我們?》是他 6 歲就聽過的故事。一直到現在,他對於戲劇和文學的運用有了較多的體驗和感受力,因此小豬寶和大吉象從書裡觀看著書外的小讀者,還努力製作和小讀者對話互動的情境,對於現在 8 歲的他來說,就更加有趣了,他不僅會回答書裡小豬的問題,還會試著創造出更多可以延續對話的內容。

這算不算好處?我不一定能說服擔心孩子閱讀能力的你,但至少我和孩子們都還一起在書裡,不斷享受故事給予的,就像幾千年來的著迷於故事裡的人們那樣。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raigfinlay

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

延伸閱讀:

  1. 西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