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非傳統故事型態的繪本,這幾年在國外的兒童及青少年出版型態裡,有越來越多精彩的作品,如果要用關鍵字找,建議可以nonfiction picture book,就可以找到滿滿的「知識性繪本」。 其實知識性繪本這個說法是台灣出版人的說法,為了區隔故事性較強的繪本,也是為了吸引家長或是教師在為孩子選書時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台灣成人多數都很希望自已家裡或是班上的小孩滿腹經綸? 完整文章
台灣團隊製作的線上遊戲《返校》,聽枕邊人工程師說是個充滿了探險、驚悚的解謎,而且他還說:「妳一定要玩,雖然我知道妳怕鬼,連日本貞子這麼不可怕的片妳都不敢看,但我可以陪著妳玩,別怕!」 天啊!這樣的邀請算是「浪漫」的在家約會行程嗎? 但看到網路上討論不斷,就連我心中的網紅朱宥勳老師都寫文章討論了,我只好抱著抓破頭皮、晚上做惡夢的心理準備,開始進入遊戲當中。 完整文章
春節連假,當然要讓平常被壓榨著寫稿的專欄作家們喘口氣,在雞年咕咕幾聲,同讀者們聊聊舊年心得新年展望,除了寫專欄之外好好交心一下。是故專欄作家們在新年開始之前被逼著交出了【專欄咕咕叫】系列專文,在線上陪大家一起過年~ (編按:想喘口氣?那是我騙你的啦咈咈咈~) 一、過去一年裡讀過最推薦的書 《如何愛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心靈工坊 完整文章
2016年的繪本(童書)出版社,多了許多,幾乎都是小而美的出版社。對於曾經每天都要在書店裡跟新出版的繪本「慢慢相處」的我來說,看到了這些新的出版社和新的選書想法,當然忍不住想推薦給更多人。 完整文章
親愛的E: 你說你不想去參加校外教學,因為這一次要去的地方,你已經去過好多次了。你還說,老師在發下通知單時,就已經忍不住先警告班上同學,當天她會很在意秩序的表現,但你早就知道原本會讓老師頭痛的那些同學在校外教學當天也不可能就突然變成「香甜可口的乖乖」,所以與其在走馬看花的校外教學中,還要忍受老師罵人的聲音,那你寧可請假在家看書發呆睡覺。 完整文章
兩個孩子每天都會從學校帶回來許多小故事,偶爾是同學之間的紛爭,有時候是老師說的一些話。其中會讓他們開心的說個不停則是不在校園日常生活軌道上的活動,像是校外教學。雖然如此,孩子們都知道日覆一日的生活才是多數的生活樣態。 完整文章
睡前弟弟選了這本書《好心的國王:兒童權利之父 柯札克的故事》,因為他認得幾個字了,他問我:「什麼是『之父』什麼是『權利』?」哥哥原本在旁邊看著他自已的小說,聽著柯札克的故事兩頁之後,也放下手邊的小說一起聽我念著這本書。 完整文章
朵特梅‧海貝卡,這位高大的,頭髮剪得極短的插畫家,我是從《被遺忘的公主》開始認識她的。 其實我很不喜歡「公主」這個主題的書,是個人偏見,我承認!所以當這本書透過經銷商的發書來到彼時的凱風卡瑪兒童書店時,我是一點都不想打開這本書的。但是這實在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書店人該做的事呀──怎麼可以因為書名就否定這本書呢?於是我在忙完當天的工作後,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翻開這本書。 完整文章
晨光時間,到一年級的班上說故事,那天我們讀《我們要去捉狗熊》,跟著故事裡的爸爸和四個孩子一同出發,所有聽故事的小孩先是一起走過野草地,再越過冰涼的河水……。 深怕被熊吃掉的孩子,個個張大了耳朵和眼睛,專心的等待著故事裡狗熊的出現──直到有個孩子(他叫做小紙片)忍不住發問:「為什麼要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媽媽不是提醒我們要遠離危險嗎?為什麼這個爸爸還要把那麼小的孩子帶出去抓狗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