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培瑜
繪本的字很少,畫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麼?想那些字裡沒說的、有畫沒看清楚的。然後,原本覺得很貴的繪本,就值回票價了!

不要只相信聽來的

春雨果然還是得一直下著,才令人安心。週六晚上全家人一起去看沙丁龐克的「阿醜奇遇記」,和阿醜一起冒險的夜晚,沒有人能不被感動。在回家的路上,綿密小雨中我和小鼠弟弟走在一把傘下,他把左手伸進我右側的外套口袋裡,而他的右手則好好的照顧著剛才從表演廳撿來的紙花。

紅燈前停了下來,小鼠弟弟說:「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覺得阿醜把三個問題都留給別人,應該是對的!因為他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吧!像是農夫的橘子問了就有用啊,鯉魚的問題也是啊……」

「醜,真的沒有解答嗎?」我問他。

弟弟在雨聲和車陣聲中放大聲音回答:「我沒有真的看過很醜的人耶,我不知道什麼叫做醜。但是漂亮和醜也都是別人告訴我的啊!就像我同學說我的頭髮很漂亮、梅子阿姨說哥哥帶眼鏡很帥,我也是聽了才知道。所以如果有人說你醜,你不要聽就好了,可以這樣嗎?」

「當然可以,不要相信聽來的,那要相信什麼呢?」我回答。

「我好像比較相信故事書裡面寫的耶!……那我們今天回家要聽什麼故事呢?」

於是我們一起看了《狗狗好愛書》。

狗狗好愛書。
他愛書的味道,愛書摸起來的感覺。
只要和書有關,他什麼都愛。

小時候,我也像狗狗一樣那麼愛看書,貧窮的家庭,三餐溫飽已是奢求,遑論買一本自已的書。沒錢買書就溜到學校圖書館,利用僅有的幾分鐘下課時間去看書──當時最喜歡的是《吳姐姐說歷史故事》。從圖書館裡看來的故事都得用力的種在腦中,在沒書可看的時候,反覆的回味。所以我的家人常覺得我笨笨的,老是在放空,現在回想起來,必定是因為經常躲進故事裡吧!

因此,當我聽到小鼠弟弟說他寧願相信故事所說的,我的確感到開心。於我而言,「相信故事」更甚於所謂的喜愛閱讀,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既獨特又平凡,但是若能受到故事的啟發、覺醒,或是將自已涉入故事之中,生命必然會多些趣味,或許也因此長出更多探索與思考的力量﹣﹣而這當然也是閱讀帶來的「好處」。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