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食曼

最近Facebook上最火紅的議題,除了網路霸凌、炎亞倫、阿帕契之外,你有跟上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這波浪潮嗎?

Free the nipple一開始是由美國一位導演Lina Esco拍攝了同名電影,希望藉由影片爭取女人也可像男人一樣,擁有裸露上半身的權利。一位17歲的冰島女孩在看完這部電影後,在Facebook上傳了自己的上空照,來響應此理念,沒想到除了遭到網友們砲轟外,Facebook竟也無預警地將照片下架。Facebook此一舉動瞬間引起全球高度關注,認為Facebook的審文機制不合理、助長兩性不平等,不少名人如:瑪丹娜、麥莉等,更是上傳照片以表支持Free the nipple。

就在這個月月初,這波解放乳頭的風潮也吹進了台灣,在網路上引起眾人的討論,而Facebook也像是要一口氣杜絕這樣的活動延燒下去般,除了將所有上空照刪除外,竟大動作地短暫停權了相關人員(包含轉分享的人)的Facebook。雖然Facebook最終在4月12日宣布讓步,以「未違反此社群守則」的名義,不再針對上空照進行任何懲處,但是一般大眾真的都能夠接受這樣的結果了嗎?女性真的獲得了上空權嗎?如果觀念、刻板印象這種東西那麼容易被影響、改變的話,歷史上那些推動兩性平權運動的人士們,也就不用如此大費周章、流汗又流血地去革命了。

剛畢業時我認為,女權主義的先鋒已經為我們披荊斬棘,爭取到男女平權,我可以坐享其成了。剛踏進職場時,同事中的男女比例相當,年復一年,同仁中的女性愈來愈少,後來,我經常是辦公室裡唯一的女性。慢慢地我才發現,男女平權的承諾很遺憾地並未完全實現。

––摘自《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

對於生活在21世紀的已開發國家而言,「兩性平等」像是一種必備的高等文明的象徵。儘管法律保障了女性的投票、參政權,甚至工作權等,但魔鬼總是藏在細節中。曾在Google服務,目前任職Facebook營運長的雪柔‧桑德伯格,在《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當中,便分享了「女性」在成為一間公司的領導階層的過程中,無論是職場、家庭還是社會對女性的期望與束縛。

女性面對的許多障礙,追根究底都是因為內心恐懼。害怕不被喜歡、害怕做錯選擇、害怕引人睥睨、害怕衝過了頭、害怕別人評價、害怕失敗,還有最神聖不可破的三位一體的恐懼:害怕同時是不及格的母親、不及格的妻子,以及不及格的女兒。

––摘自《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

雪柔‧桑德伯格完整地呈現出現代女人所面臨的問題,在追求自我的路上,女人們也希望自己享有和男人們一樣的權利。以往我們總是會說「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在支持著他」,同樣地,對女人在職場上的發展來看,「家庭」不該是束縛住自己的東西,而應該是最強而有力的支持,根據《財星》的調查,五百大企業當中的28位女性執行長當中,除了一位離婚、一位未婚外,其餘都表示:「若非有先生的支持,是不可能在工作上如此成功的。」因此桑德伯格才會在書中提到「我真的認為,女性最重要的生涯決定,是她是否要一個生活伴侶,還有那個伴侶是誰。」

只是說來也諷刺,如此為女性著想的《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作者,正是一開始禁止放上上空照的Facebook的營運長。這讓我想到了書中的一段故事:直到雪柔‧桑德伯格懷第一胎時,她才驚覺到原來公司都沒有孕婦專用的停車格,而身為主管的她竟然沒有為員工們設先想好這樣的福利制度。或許桑德伯格在經歷了這次的Free the nipple事件後,對於媒體與女性之間的關係重新有了另一番見解,而成為她的下一本書的主題也說不定呢!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erosunero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