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川舞

在創作這部作品時,我一直想為叛逆找到一個溫暖的出口,但卻又必須要能忠實地反映出親情中某些殘酷的面貌來,於是「剪愛」這兩個字便自心頭油然升起,因為它有兩個寓意,一是剪一段自己想要的愛,二則是剪一份你想給別人的愛。然這樣的概念與意象也貫穿了整本小說,因為:「所有你想要的愛,都是別人給的,但對愛的感受,卻是自己生成的,只是給愛的人,不必然會知道他的愛裡藏了些什麼,而想愛的人,窮極方法也不一定能夠得到理想中的那份愛。」

《且愛且恨且存在》作者:北川舞《且愛且恨且存在》作者:北川舞

不過,正由於期望和現實之間永遠都存在著某種程度的差距,以至於人們在面對失望時,那種渴求不到的怨念和忌妒,才會化為濃烈的憤恨與報復。尤其是在愛的世界裡,在親情的象限中,這份落差經常是無法被填平的,也因此便會有人想用歇斯底里的方式來叫別人屈服,總以為挾持了「愛」便能為所欲為,施了點「恩」就可以無需妥協。於是乎,恨凌駕過了愛,最親的家人竟成了最恨的仇敵,最近的關係卻成了最遠的距離。

因為,我們常常都在等待對方的付出,等待別人的讓步,等待愛你的人給上一個交代,但卻忘了對方其實同樣也在等待。於是對峙堆疊出一層又一層的仇恨來,我們用一種尖銳的存在來提醒對方:「你應該重視我的感受,體會我的需求,滿足我的渴望;倘若我不好過,你也不應該逍遙快活。」結果愛得愈深,恨得便愈濃。或許,我們只是想藉此在對方的心中,刻下一道永難抹滅的傷痕,彷彿唯有這麼做,才能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過,才能確定對方永遠都忘不掉自己。

愛和恨是一體的兩面、亦是共同的存在,缺了一方便無法辨識出彼此的樣貌來,更體會不到個別的意義了,所以我把這部小說取名為《且愛且恨且存在》,不僅是因為這幾個字忠實地詮釋了我的創作理念,同時亦完整地呈現出書本裡所刻劃的各種矛盾與糾葛。也許,存在只是為了能夠讓別人發現而已,如果「愛」的目的是為了能被想念,那「恨」的意義便是為了不被遺忘吧;於是愛、恨與存在,透過「且」的串連顯得更加立體。

這個書名讓出版社的美編們卯起來創作,為了突顯愛與恨的存在感,她們從不同的角度與面向,提出了三組風格迥異的封面設計。最後,我選擇了以糾纏為理念的版本,因為它簡潔有力且概念強烈,黑和白的對立,搭配上鮮紅的纏繞,宛如愛與恨的難分難捨,既貼近這本書原創時的理念,也忠實呈現了所有角色的愛恨交融;其中大量留白的設計,不僅是為了增加畫面的舒適度,更凸顯了每份感情中原本的無暇樣貌。紅、黑、白三色的毛線,巧妙地對比出個別獨立的情感樣貌來,不同的角度、迥異的立場,像極了故事中的情感樣貌,鮮明、濃烈且難以相容,最後卻又緊緊交織成一輪錯綜複雜的人性謎團,我喜歡這個設計的直白和明確,也希望每個讀者都能喜歡這樣的封面。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愛可以按照自己要的樣子來剪裁?《且愛且恨且存在》的創作歷程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Horia Varlan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