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那天參加三餘書店的膝關節《大人的戀愛》新書發表講座,入場時正好看見穿著花襯衫(並且一直喊高雄好熱)的作者跳到觀眾席裡,逼問在座聽眾:「你最喜歡的愛情電影是哪一部?」

最喜歡的愛情電影是哪一部呢?她想了想,腦子裡出現的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咦,這部算愛情電影嗎?好吧,也許是因為她一直相信最棒的戀愛不是「發生」,而是「生活」,所以充滿輕盈奇趣的生活與愛情交織的《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組成了她夢想中的生活愛情,與愛情生活。兩者分開難以長久也太空虛,跟每天吃一樣的便當或旅行中的豔遇一樣,兩者都讓她提不起興趣。

還有沒有比較像愛情電影的電影選項啊?她腦子亂轉,想起的竟是前些天與戀人一起去看的《愛愛小確幸》,這部由多個互相關聯的小短篇交錯而成的電影,不像預告裡看起來那樣純粹好笑,本片不只比預告更好笑,而且跳脫了一般這種短篇集錦類型電影的愛情喜劇窠臼,讓原本觀眾預期的「可能會有床戲的愛情搞笑片」猛然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欸,不過這算是愛情電影嗎?她有點苦惱,然後才終於想起來她從前對類似問題的標準答案:《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愛在午夜希臘時》三部曲,現在想起來,仍然覺得他們的相遇與重逢浪漫無比,是她心目中標準的靈魂伴侶想像,而第三部曲也令人揪心,卻因為真實碰觸了「靈魂伴侶可能的結局」而更讓她寶愛。

可是意外地,她好像沒有那麼喜歡這三部曲了,或者該說,她仍然喜歡這三部曲,只是她喜歡的角度已經和從前不同。「這顯然是因為年紀增長的關係。」她想著,覺得自己也許走到了「見山不是山」的歲數,卻也不為年華老去傷感,倒是對自己顯然與過往不同的「大人戀愛心態」頗感好奇。

喜歡電影,喜歡小說,喜歡各種故事,最重要的原因不外是好的故事總讓人一邊想著自己一邊舔唇回味。愛是那麼難以掌握,難以理解,就連看《軍師官兵衛》都可以看到貴為天下霸主的豐臣秀吉被茶茶夫人玩弄於顰笑之間(還用不著股掌之間呢,只要笑一下就夠了),那些「靠杯為什麼這麼爛的人渣都有人要啊?」「為什麼那麼溫柔的好人會被傷害呢?」的疑問,她永遠對答案心知肚明卻還是永遠忍不住要氣急敗壞地搥胸頓足。年輕些時,她以為只要讓自己變得夠好就值得心目中的靈魂伴侶,可是跌跌撞撞一路走來,多數時候,她只能讀別人的愛情故事或自己曾經的風風雨雨像看一部愛情電影,對於其中悲歡離合毫無辦法。然後在不知不覺間,發現自己轉了好大一圈,才發現被人渣傷害的痛楚或者遇見鐵漢柔情的珍惜,恐怕都跟自己好不好不那麼相關,可能更接近某種地震或隕石之類的天災。

回過神,她聽見席間有觀眾分享了自己身邊「繞了一大圈後又和初戀情人廝守的離婚單親媽媽」故事,膝關節說,太多真實生活裡會發生的愛情故事,電影根本不敢演。「觀眾一定會罵說太扯啦。」膝關節說起自己最喜歡的愛情電影《甜蜜蜜》,劇中張曼玉與黎明的愛情際遇徹底體現「緣份」二字,這才顯得情愛珍貴可喜,而這兩個字,曾經是年輕的她最嗤之以鼻的。

但在膝關節的講座上,她微笑著點頭,覺得像是有人輕輕撫觸了早已結痂癒合的傷疤。

原來如此啊,她已經在《大人的戀愛》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