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育志

想必會有人很有自信地說,「我能夠理解善與惡的邊界其實非常模糊,但我絕對不會成為劊子手的。」

縱使我們會堅定地相信自己絕不可能對手無寸鐵的陌生人做出殘暴的攻擊行為,但是另一個實驗卻揭露了可怕的真相。

心理學家米爾格倫招募了四十位年紀介於二十至五十歲的男性。他告訴受試者說想要實驗「體罰對於記憶的功效」。這些受試者扮演「老師」的角色,當隔壁房間的「學生」作答錯誤時便按鈕施予電擊處罰。電擊強度從十五伏特開始並逐漸提高到四百五十伏特,按鈕旁邊標示了輕微電擊、中度電擊、強烈電擊、劇烈電擊、極劇烈電擊、危險,還有最嚴重的標示寫著「XXX」。

實驗過程中,「老師」能夠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的聲音,隨著電擊強度越來越高,「學生」會發出慘叫、敲打牆壁、或是抱怨身體不適。

當電擊強度增高,且聽到「學生」所發出的慘叫,有些「老師」會遲疑要不要按鈕繼續。這時站在一旁看似權威的研究人員,會依序回答他「請繼續」、「實驗需要你繼續」、「你必須繼續」、「你別無選擇,必須繼續下去」。並且研究人員會宣稱「電擊會痛但不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得到這樣的保證之後,多數人都繼續施予更高強度的電擊。

實驗結果頗令人屏息。縱使聽到嚎叫,所有四十名受試者皆對「學生」施予高達三百伏特或更高強度的電擊,其中有二十六人更施予最高強度四百五十伏特的電擊,完全不顧按鈕旁邊「XXX」的標示。

如此強烈的電擊當然可能造成傷亡,不過高達 65% 的受試者仍然對素昧平生的無辜陌生人「痛下毒手」,只因為得到權威的保證。幸好,實驗中扮演「學生」的是一位事先安排好的演員,他並沒有受到真正的電擊。

※ 本文摘錄自《醫龍物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