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川舞

倪宇菁的私密日記

「愛,沒有錯;可錯愛了一個人,這筆債該算在誰的頭上?」
「人,總是在愛了,才知道錯了,總在錯了,才看得清真相。」

被人欺騙了感情並不可恥,可恥的是因為被騙而擔上的那抹污名標籤,對這樣的感情,我願意認錯,但那個錯卻不一定肯放過我。為何在愛情的世界裡,總有人要將死纏爛打、苦苦糾纏,美其名為永不放棄、再接再厲。可對我來說,不愛就是不愛,堅持而來的佔有怎能是應當的?那樣的結合到底是由於真心感動才去接受,還是因為覺得累了才放棄堅持,有誰能告訴我?

倘若有人在感情的路上癡心守候、不斷關懷,無論走到天涯海角都要把妳給找出來,這種愛究竟是瘋狂還是夢幻?是浪漫還是變態?面對它,我該要心動嗎?

只是……為何那麼多人可以一愛再愛,換過了愛依然自在,可我卻得為著一場錯愛而無法再愛,憑什麼我得為那些事負責,有人要我負責嗎?有嗎!或許是因為我不愛自己才無法再去愛人吧,對吧……Lamia。

倪宇菁與姜程遠的拉扯

倪宇菁與姜程遠的拉扯-by 插畫家 沈芷伃

在愛情的世界裡很難找到對錯,因為沒有你情,何來我願,可一旦跳脫了愛的無塵室後,一切就不再純淨了。對倪宇菁而言,第三者是個沉重的標籤,也是道愛的陷阱題,尤其當她介入的是一個家庭而非只是一段感情時,再多的解釋恐怕都抵不過眾人的指責。雖然我在故事裡讓她與姜程遠的認知有著天與地的差別,但其實有些事的面向並不只一個。

倘若姜程遠的身份不是姜尚文的兒子,那這一切會否應該是場癡心動人的浪漫呢?或許倪宇菁對姜程遠的偏執愛戀也曾起心動念過,只不過因為那是一段不用開始便能望見結局的荒誕窒愛,所以才會狠狠地抗拒、死命地逃避。畢竟,這樣才不會再次加重她自己的罪惡感,或許第三者這個惡名早該隨著那年的分手而消逝淡去,可硬是被姜程遠的苦苦糾纏給緊緊束縛,只要有他,倪宇菁便擺脫不了那段往事,他愛的愈深、纏得愈緊,她便恨的愈濃。

在倪宇菁的心裡,應該恨透了這種潛意識下的想像,可卻又情不自禁的會去想像;因為沒有一個人不渴望被人濃烈的愛著,被永不放棄的堅持給疼著,可偏偏不該是他,不該是姜程遠。那就像是用最誘人的糖衣,包裹著一輪最殘酷的苦酒,妳不能只是含著糖果而不被苦澀傷到。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愛可以按照自己要的樣子來剪裁?《且愛且恨且存在》的創作歷程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書名與封面的由來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角色設定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Franck Mahon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