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艾略特‧霍特(Eliot Holt, @elliottholt)則先用自己的帳號為一則謀殺故事起頭,再用另外申請的三個帳號扮演不同的謀殺事件目擊者加入對話,創造出一則即時的多視角推特懸疑小說。

今年的作家仍然繼續發揚這項特點。比如吳綺詩,官方簡介她的作品是:「一張寫有圖書編碼的隱藏字條,帶來一則最不平凡的愛情故事。」她先是說明故事的起點,告訴讀者她在圖書館找到一張字條,接著發佈一張照片,照片中是一張寫著「給你。如果你找到這張字條,請由此開始。」並附上一組圖書編碼,循著編碼找到的是 V. F. Cordova 所撰寫的哲學書籍《就是這樣》(How It Is,暫譯),書名頁另有一張字條:「你離去了。而我還在這裡。」後續她就這樣在推特上發布連串照片,利用書名與字條內容的互動,講述這一則關於某人試圖挽回失去愛人的故事。

又好比這次小說節中最具份量的作家愛特伍。據官方的簡介說法,這個作品是「在飛機上撿到電影試映後的打字稿,從中抽出文字寫成的」,最終它變成了一連串像是愛特伍看電影時的碎碎念

新秀作家透過推特平台發展文學新型式,已經成為當代文學不可輕忽的力量。至今,文學圈甚至發展出 twitter lit 或 twitterature 這樣的新字眼;再比如去年在推特小說節以《教你如何與剛開始上床但你可能並沒有很喜歡的男人一起去渡假》(A Guide on How to Go On Vacation with a Man You’ve Just Started Sleeping With and May Not Actually Like,暫譯)為題發表作品的艾瑪‧史特洛卜(Emma Straub, @EmmaStraub),後來也確實以此概念延伸而出版了實體的小說《渡假客》(The Vacationers,暫譯)。

談起用推特寫作的經驗,她說:「因為有空間限制,我覺得推特也有點像笑話製造機──你每一次發推文,都會加一小句妙筆(punchline),好比詩人會用斷行(linebreaks)。」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把推特小說寫得跟珍妮佛.伊根(Jennifer Egan, @Egangoonsquad)的《黑盒子》(Black Box,暫譯)一樣好,不過我的確寫得很開心。」史特洛卜這麼形容。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osaura Ochoa

資料來源:

  1. 推特小說節
  2. Margaret Atwood releasing work online for #TwitterFiction Festival
  3. Seven Top Authors Talk Twitter Tips and Social Media’s Effects on Literature
  4. The 2015 Twitter Fiction Festival Begins Today
  5. Twitterature is back, with Atwood and Snicket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