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們一面擔心網路與科技扼殺了文學技藝時,文學事實上已經開始用另一種方式大放異彩了。

日前 Twitter 與企鵝藍燈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和美國出版人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合作,舉行2015年推特小說節(Twitter Fiction Festival);從美國時間 5 月 11 日開始至15日結束,邀請了 20 多位作家加入,在小說節期間輪番用 140 字的推文發表個人作品,讀者與推友只要使用 #twitterfiction,就可以讀到這些作品,或者貢獻自己的作品來共襄盛舉。

受邀的作家中不乏當紅與暢銷作家,比如寫作《波特萊爾大遇險》(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系列的史尼奇(Lemony Snicket),以《我從未告訴你的一切》(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暫譯)獲選去年亞馬遜年度選書的美籍華裔女作家吳綺詩(Celeste Ng)。甚至,使用推特已經頗富心得的愛特伍(Margaret Atwood)也沒有缺席這項盛會。

在小說節活動展開之前,《The Hollywood Reporter》請七位受邀作家回答幾道問題,我們先來看看這七位作家如何看待社群媒體對文學的影響。

社群媒體如何影響文學?

強納生‧伊文森(Jonathan Evinson, @JonathanEvison):關鍵在於享受它,加入交談,而不只是把它當作自我推銷的媒介。我聽說有些作家抱怨他們的出版公關強迫他們參與社群網站,我暗自想,省省吧。如果你的態度是這樣,那你反正也沒辦法把什麼東西搬上檯面。還有,想辦法克服吧。
吳綺詩(Celeste Ng, @pronounced_ing):它讓作家能彼此打氣(和慰藉)──推特對害羞的作家來說是一池清涼的絕佳水源。不過它會讓人過度上癮,而且還會吸走大量的時間。想想看你上推特的時間可以寫出多少本書吧。(註:我可沒說因此推特就不值得一試喔。)
潔姬.柯林斯(Jackie Collins, @jackiejcollins):它讓人們知道學會拼字不是那麼必要了,因為現在有拼字檢查。事實上要真的寫出什麼東西來已經是一門失落的藝術了。好消息是 Google 可以告訴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
雷蒙尼‧史尼奇(Lemony Snicket, @LemonySnicket):最棒的是它把讀者和本來可能就這麼被埋沒了的作家及作品連結在一起。最壞的是它讓本來應該要努力寫作的作家分心了。
艾瑞克‧傑若姆‧迪基(Eric Jerome Dickey, @ericjdickey):最棒的是它對所有人都敞開大門。最壞的是它對所有人都敞開大門。
安娜‧陶德(Anna Todd, @imaginator1dx):它讓作家擁有對著更廣大群眾分享故事的平台。不過有時候會因為人們在網路上的看法而受挫。
蘿倫‧柏克(Lauren Beukes, @laurenbeukes):就好比和精心挑選的賓客一同身在世上最棒的晚餐趴裡,而且你可以加入一場不小心聽到的對話。不過它讓文學變得非常個人,這可能會變成一件壞事。社群媒體依然會招來一群蠢蛋,不過請用他們的蠢方法以外的方式使用它吧。

多帳號搭配照片,作家比創意

推特小說節起源自 2012 年,當時的作法與現在相差無幾,一樣是在五天的時間裡開放各方作家與推友自由在推特上分享故事與文學相關的想法。但是小說的敘述方式,就是小說節的最大亮點。正當多數人還是只用一個帳號發表單一系列的故事時,有一些人則開始利用網路社群的特性開創新的小說形式。

比如第一年,美國作家史考特‧哈欽斯(Scott Hutchins, @HutchScott)就利用推特當時推出不久的照片功能,發佈一連串的黑白照片來強化他的黑色小說題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