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攝影/小威

「台北很漂亮,我想讓更多人認識她,了解她,並在這裡住下來。」集合的時候,孫啟榕用這句話開始今天的台北城市散步。身為一個覺得「台北就是個首都城市」的假台北人,這句話聽在我的耳裡,離奇程度只比「布丁加泡麵超好吃」差一點,放眼望去的公寓們,也無法反駁我的想法。

捷運忠孝新生站二號出口對面是一片老公寓:約五層樓、雙拼加共用樓梯,四、五樓的居民,腿會被鍛煉得很有力。當年大舉興建公寓解決居住問題,如今高齡人口增加、無法爬樓梯的問題,讓都市更新勢在必行。有些人不想改建,在樓梯間加裝電梯解決高樓層住戶的需求,一樓居民則得到多出來的「公共私有空間」彌補無法搭電梯的遺憾;大部分的人不想自掏腰包,於是建商眼睛一亮,用大樓居住單位向老住戶換公寓,翻修之後,老屋變新厝,最有價值的土地在一來一往間越縮越小,過往的痕跡也被抹得一乾二淨。

看起來還算完美的交易在小地方露出貪婪的內餡──注意過市內多長出來的迷你公園嗎?它們只是在等建商出更好的價錢。受到政策鼓勵,曾經用鐵皮圍起來的建地只要短暫綠化成公園,就可以擁有更多容積、蓋更高更多樓層──這是都市規劃被破壞的第一步,規劃好的社區市場無法供應更多居民所需,供需平衡就會瓦解──但還有很多小公園正等著長成高樓。

這個首都哪裡美?

城市公園正等著後面的舊公寓,一起更新成新大樓

幸市里城市公園也是等待變成超級高樓的小公園之一,它前方的幸市活動中心雖然有日式宿舍的外型,但只剩外型勉強能辨認;右方公寓受到後現代建築影響,花很多功夫從中國運來木料建材,保有原本架構,將外牆改裝成江南樣式,內裝也下足功夫,可惜無緣拜見。斜前方新大樓毫無疑問是近年完工的,曾在那裡的四至六棟日式宿舍,沒有留下半點痕跡。二十步遠的地方,我們遇見今天第一棟日式宿舍,那是棟明明是公有地卻被圍起來、無法進入的日式宿舍,正下方埋了大樓需要的發電機等設備。

經過濟南路、金山南路,有個油門催得稍用力點就會錯過的路口,正是齊東街。跟著轉強的雨勢往前,我們在齊東公園內的涼亭停下,「這公園是一切的起點,左手邊是齊東街,右手邊是齊東街五十三巷,以前日本一、二級官員及金融大老的宿舍。」孫啟榕說,「我們就是在這裡商討保存齊東街的方法。」

這個首都哪裡美?

開會的涼亭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