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近四百年以來,嘉峪關(Jiayuguan)標示著中國人所熟知的世界的終點──它是長城在甘肅省的最後一個哨所,以西之外的遙遠事物既非中國人所能理解,也不為其掌控。野蠻部族以及從傳說中沙漠的邪靈惡魔都等著要折磨那些越過嘉峪關高牆而來的商旅。那些旅者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踏上的土地與中亞地區不論是在種族、文化與地理等等一切都有共通之處,卻與他們剛剛離開的中國毫無相同之點。駐防在中國最遠邊界得要忍受極大的孤寥感,這就等同於英國近四百年以來,嘉峪關(Jiayuguan)標示著中國人所熟知的世界的終點──它是長城在甘肅省的最後一個哨所,以西之外的遙遠事物既非中國人所能理解,也不為其掌控。野蠻部族以及從傳說中沙漠的邪靈惡魔都等著要折磨那些越過嘉峪關高牆而來的商旅。那些旅者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踏上的土地與中亞地區不論是在種族、文化與地理等等一切都有共通之處,卻與他們剛剛離開的中國毫無相同之點。駐防在中國最遠邊界得要忍受極大的孤寥感,這就等同於英國……

旅行者懷著對異域風情的嚮往踏入這個「中國」,這裡不僅是遠離漢人核心區域幾千公里之外的地形極端之處:荒漠與高原不毛之地、熱帶叢林密布或寒帶針葉林覆蓋。令人驚詫的是,在今日中國以「華夏文明」為尊的漢人思維裡,維吾爾人、藏人、西南或東北地區的少數民族,依舊被視為化外之地的、需要被同化的「蠻夷」。因為政治、軍事與資源等現實考量,這些少數民族地區被納入中國,並被龐大的「中國」二字含糊概括,各自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權益被侵蝕、箝制乃至逐漸消失。他們的護照雖然是中國公民,但他們與鄰近邊境國家的民族關聯,在種族、信仰和語言上反而比漢人更密切和深厚。

另外一面是,過去的「天高皇帝遠」變成了今天的「天高中共遠」,雖然北京用盡全力去遙控、操縱或箝制,但這裡依舊是歷史和人類學者拉鐵摩爾和巴菲爾德所說的「危險的邊疆」,堅韌的宗教信仰、文化習俗、種族認同,使得中國的文化與政治大一統依舊只是假象。

書名:被隱藏的中國:從新疆、西藏、雲南到滿洲的奇異旅程
作者:大衛艾默 (David Eimer)
譯者:吳潤璿
出版社:八旗文化
上市日期:2015/5/27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