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德國科隆國籍哲學節本來邀請哲學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演講,結果臨時取消。根據國內媒體「歐陸哲學訊息」報導,這是由於辛格上個月受瑞士《新蘇黎世報》訪問時發表的爭議言論:

在該採訪中,彼得‧辛格表示:「胚胎沒有生命權,當人們不想要一個具有會導致嚴重殘疾基因的小孩時,對於生命權的否定,並不是錯的。」當被問到:在失火的房子中,他會傾向拯救 200 頭豬還是一個小孩時,他回覆說:「人們不應該為了救一個小孩,而讓這麼多的動物被燒死。」人類的生命權,不能夠毫無節制地超越其他物種。(1

「歐陸哲學訊息」指出,科隆哲學節認為辛格的言論抵觸哲學節關於人性的定位,也阻礙人們根據事實進一步探討相關議題,因此取消他的演講。

彼得‧辛格可說是二十一世紀傳奇的哲學家之一,他在哲學上有鮮明立場,並致力參與各種倡議來推動這些立場,這讓他在學界內外都有高度影響力。在瑞士智庫哥利布杜威勒研究所(GDI,Gottlieb Duttweiler Institute)發佈的「2013 年全球百大思想領袖」列表中,辛格名列第三,前兩名分別是前美國副總統高爾,和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此外,他也是少數曾因為道德立場而收到死亡威脅的哲學家。普林斯頓大學邀請他講學時,給了他一個掃描工具,用來確認收到的包裹裡面有沒有炸彈。(2

一致性的後果

身為效益主義者,辛格認為我們有義務避免不必要的痛苦。他強調道德立場的一致,主張若我們應該避免其他人類受苦,那我們也應該避免其他任何有類似感知能力、心靈能力的動物受苦。辛格認為,如果我們僅僅因為綿羊和我們屬於不同的物種,就認為牠們不值得享有免於受苦的權益,那我們跟過去那些基於膚色、種族的差異而主張不需要給予猶太人和黑人平等待遇的人,並無二致。

從這樣的原則出發,辛格主張,若早期的胚胎還沒發展出足夠的認知能力和心靈能力,那麼他們並不能算是需要受到道德保護的「人」,因此,在這個時候拿掉胚胎,並不算是道德錯誤。用哲學術語來說,在辛格眼裡,這樣的胚胎,並不擁有兒童、成人以及狗、豬那種程度的「道德地位」(moral status)。(3

你可以想像:光是說「可以墮胎」,可能就已經顯得很冷血了,更何況是說「有些胚胎沒有發展到有資格受到道德保護的程度」。想到這裡,反墮胎人士可能比美國肉牛農場的主人還要更痛恨辛格。

言論自由與哲學討論

考慮到辛格收到的那些死亡威脅,科隆哲學節的主辦單位或許有理由基於安全考量,在他剛發表完爭議言論的時候先取消演講,避避風頭。

然而,我也認為在這方面辛格和自願來聽演講的觀眾應該有權決定要不要冒險。普林斯頓大學曾經基於類似狀況為辛格的演講增加安全戒備,我不確定主辦單位有沒有義務額外付出這些成本來維持演講,不過這些執行方案和成本分配的方式應該都有討論空間。

哲學討論的基本精神是讓立場和理由「硬碰硬」:大家把能夠支持自己想法的說法攤開來,讓所有人檢視,並且回應別人的挑戰。科隆哲學節取消演講的原因之一是辛格的爭議性發言「阻礙人們根據事實進一步探討相關議題」,這無法說服我:若要促進討論,我們似乎更應該維持演講原案,並且逼迫辛格在台上回答大眾關於「爭議性言論」的質疑,不是嗎?

如果我在臺灣辦哲學節,絕對不會撤銷江宜樺的演講。我想,若江宜樺能對他關於 318 和 324 的發言提出道德或政治哲學上的說法,那一定會是一個很值得聽的哲學演講。

NOTE

  1.  「胚胎沒有生命權」科隆國際哲學節取消彼得‧辛格的演講〉歐陸哲學訊息 2015.6.7
  2.  Susan Ashoff 〈A lightning-rod philosophy〉Tampa Bay Times 2006.9.14
  3.  Andrew Siegel 2013〈Ethics of Stem Cell Research〉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lackbird Film Co.

朱家 安不要偷懶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