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什麼都不幹,就等著被這世界幹!
——《行動代號:孫中山》

小說改編電影,向來是票房保證,卻也經常讓書迷抱著滿懷期待進電影院後,失望地離開。而影視作品文字化,也經常淪為當紅偶像劇或電影的副產品,公仔一般徒具收藏價值,卻難以燃燒出自身的美學火花。兩者的關係經常有點類似翻譯,「改編」者與「翻譯」者經常被窄化或受限大眾的既定印象,而無法讓作品擁有自己的生命力。

但其實,我一直相信,無論是小說改編電影或者電影改編小說,他們都應當有自己完整並獨立的生命。畢竟小說與電影本來就是運用不同的方式說故事,成天只顧著「忠於原著」四字,必然會讓產出的作品變成四不像。

在原有的故事架構與邏輯上,揉入自身思考過後的靈光,並依此增刪情節橋段,才算得上比較對得起創作者自己、被改編的原著,更尊重為了同一個故事第二次消費的讀者與觀眾,然而不僅多數創作者經常被已有的故事框架侷限,也被原著粉絲「完整重現」的不切實際期待所困,導致那些改編後的作品經常流於「忠實紀錄」。

然而,《行動代號:孫中山》這個作品,則充分體現了編劇、導演與小說家之間不同的切入角度、表現方式與想像空間。雖然原著劇本與導演都是現今台灣影視圈首屈一指的王牌編導易智言,但寫成電影小說的張耀升,文字之活靈活現、幽默風趣則絲毫不遜色,還能點出影像不易表達的幽微情感(甚至隱藏笑點)。

比如說電影中也許讓演員狂搧空氣、捏緊鼻翼、臉部扭曲的爆笑劇情,就可以在文字上使用另一種幽默感表達,可說是小說改編的精彩表現:

車內的響屁放過一輪後又來到第二輪,就像是雙層牛肉吉士堡,一加一遠大於二,屁味加上青春汗水,是一種複方調和的生化武器,不會奪人性命,但足以使人神經受損。
——《行動代號:孫中山》

又好比以下這段兩個年輕主角的打鬥戲,在螢幕上的每一拳、每一滴汗、每一個表情,都可以用運鏡、色彩與慢動作等巧思,在觀眾心中堆砌出不需言說的情感,而這些不需言說,在小說裡,則是另一種動人的表現方式:

他往前推阿左,一下,兩下,再一下,站在他眼前的似乎不只是阿左,還有那個會打他的父親,還有來他家追債威脅要挖掉他腎臟的討債集團,他越推越用力,終於激怒阿佐,阿左開始還手,一拳打在對方臉上,對方更是往前一躍直接撲到他身上,兩人扭打在一起,拳打腳踢扯衣服絆倒對方。
兩人不只是為自己打架,生活中所有的委屈不滿都化成拳頭一股腦往對方身上落下。拳腳相向中阿左恍惚地看見拋棄他們的母親、不告而別的父親,還有每次要繳交費用時就用奚落的語氣嘲笑他一定最晚交的總務股長。怒氣國中生的眼角也逐漸流下眼淚,每一下打到他身上的拳頭都讓他想起逃跑的奶奶與媽媽以前對他的溫柔慈祥,為什麼可以這樣?大人的感情都是假的嗎?
——《行動代號:孫中山》

常常聽人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我們其實都在同一種人生的原型裡不斷複製故事,然而卻也總是有人可以把故事創作得動人而有新意。《行動代號:孫中山》裡用兩個窮少年的故事,訴說早已被不知道多少人說透了的貧富差距,然而電影與小說裡同樣具足的少年純真與舉重若輕,則讓原本應該尖銳沈重的故事,以更輕盈的方式進入觀者心底。

更好的是,即使以同一個故事為基底,電影與小說仍然分別具有彼此無法模仿的趣味與深刻,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以這篇文章,推薦《行動代號:孫中山》的編導易智言、電影小說作者張耀升同台聊聊這部電影的講座,想想看,在各自領域都各有強大內力的創作者,可以充分發揮功力又不彼此干擾地完成一部原著與改編,這根本是任何一個創作者都應該來聽聽看的講座!

另外,改編電影小說的作者張耀升不僅是《行動代號:孫中山》的作者,他自己本身也是電影編導,以自己小說改編的動畫作品《縫》更入圍了2015台北電影節,幾乎是三棲的多才多藝,讓這次他與導演易智言的對談,變成一個排除萬難也必須參加的行程了!

講座資訊:
【犢講座35】為中二青春唱首歌: 談《行動代號:孫中山》裡的吼欸呦
主講:易智言(知名導演、編劇)、張耀升(小說家兼編劇與影像創作者)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 幽竹廳
時間:2015年6月25日 (四) 19:30

>>>>>更多講座資訊>>>>>
>>>>>立刻報名>>>>>

  • 用Line傳送